聚賢樓小說網 > 演員的日常 > 第九十四章 脾氣真大
    陳蕓陪著陳棟來到了平山,她擔心自己弟弟多想。

    或者擔心他跟滕聞驥生矛盾…

    滕聞驥可是大導演,資歷很深,跟他生矛盾,甭管有理沒理,對陳棟只有壞處。

    “你今年展的很快,事業也在起步,但是混娛樂圈,真正掌握命脈的,是王牌制作人,金牌編劇,導演,還有他們之上的各方大佬,藝人、演員,不成為巨星對他們來說都是棋子。”

    “我懂這些,不是,姐,你跟過來干嘛?公司離不開你!”

    陳蕓壓根沒理他,自顧自接著道:“…對于導演來說,壓力是很大的,制片公司,投資公司,硬扎的藝人經紀公司,藝人的公司,還有自己的團隊,觀眾買不買賬…連卡梅隆都得過抑郁癥差點自殺,何況滕導?”

    “你要多體諒他!”

    “不是,姐,你跟我說這些干嘛?”

    “…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搞得跟我沒被導演罵過似的,放心吧,我臉皮夠厚!”

    星爺當初向導演下跪求重拍的機會;

    被王天林罵過;

    甚至被趕出過片場…

    連哥都在TVB跑了很多年龍套…

    演員嘛,沒有一點心酸歷史,將來怎么向后輩傳授精咽?

    ……

    車,從縣城,開到了農村,再從農村,開到了更加偏遠的地方。

    一路上,冒出苗頭的農田,大多數還蓋著凱凱白雪,幾顆大樹上,不時落下雪堆。

    足足開了近兩個小時,路又難走,一路上泥濘積雪,好不容易才開到了地方。

    下了車,陳棟正在跟幾個劇務搬行李箱,陳蕓已經跟來接車的副導演田原鴻聊在了一起:

    “滕導關于演員的規定寫的很好啊,你看這里,十點以后,男女藝人禁止私下來往;禁止演員飲酒…”

    “…咱們這部劇新人演員很多,您也知道,人一多就容易出亂子,所以導演干脆就軍事化管理了…”

    “我很贊成這種方案…”瞥了眼跟在身后跟劇務們抽煙的陳棟,陳總接著道:“我聽說有幾個人對滕導不滿意?”

    “…是有這么回事。”

    “我是百分百支持滕導的,他的能力不用質疑!”

    陳蕓之所以跟著自己弟弟來劇組,除了掠陣,最主要還是為了站隊…

    其實,壓根用不著她站隊,滕聞驥導演的位置穩的很,也就幾個小投資商嘰嘰歪歪…

    “田導…咱住哪?”

    陳棟比較關心實際問題。

    “這里條件是確實艱苦了一些,住的地方都是我們租下的村民的房子。可能聲音大了點,但是絕對打掃得很干凈。”

    “哪跟哪啊,我上部戲還在湘xs區里面住了兩月呢!”

    陳棟擺了擺手,接著問:“那吃飯呢?”

    “吃飯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在村民家里吃,劇組會給他們繳納食宿費。另一種是在部隊吃,劇組同樣會繳納食宿費。”

    田原鴻補充道:“其實,您要是有想法,也可以住在部隊里,不過就要和士兵們同住一個房間了…”

    “那還是算了,我比較習慣一個人住!”

    陳棟不是吳景,沒法做到跟部隊同吃同住…

    “這也太艱苦了吧。”

    陳棟沒話說,姐姐就不一樣了,有點心疼的看了看自己弟弟…

    “拍戲嘛…”

    陳蕓掏出手機,眉頭一皺:“這地方…沒有手機信號嗎?”

    “啊?沒有手機信號?”

    這下陳棟也急眼了,掏出手機,果然顯示的是無服務…

    他跟佟亞麗正在熱戀當中,每天都會打電話,這不是要了命了嘛…

    “咳咳,村東頭,過去兩里地,那邊有信號!”

    “…那就好!”

    有信號就成,陳棟放下心來…

    “咳咳,條件是艱苦了點,不過,這一段戲短,很快就過去了。到時候咱們要去陜西…”

    田原鴻本來還想夸一句,忽然就夸不下去了,因為勘察過地形,他清楚地知道陜西的片場也就比這邊稍微好一點。

    陳棟跟著幾個劇務進了自己的房間,很簡陋的一間瓦房,隔壁住著黃博,他飾演吳滿囤,就是那個農村兵,后來犧牲了,促進了鐘躍民和張海洋的內心成長…

    “走吧,咱們去面見導演!”

    陳棟換上了綠油油的軍裝、棉帽子,挺了挺胸,這才開門跟陳蕓還有田原鴻去了片場…

    ……

    滕聞驥不可能說不導,就真的不導了,一千三百萬的投資壓在他身上,他又不是陳愷哥,可以不把投資人的錢當回事…

    這幾天他都在拍一些群演的戲,比方說部隊訓練啥的。

    此時,他正在脾氣:

    “臥槽,你們這幫人都是豬嗎?崔智呢?哪找的群演,讓他們都給我滾蛋!”

    沒接受過訓練的新人,要像部隊那樣喊口號,列隊,基本不太可能…

    崔智,就是負責群眾演員招募的那位,紅著眼睛跑了過來,然后被滕聞驥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通:“哪找的群演?口號喊不好,隊列跟個螞蟻窩一樣!”

    崔智不敢回答。

    “錢我給了你,你事你給我負責到底!”

    “導演,這都是我在懷柔那邊找的專業的群眾演員,真的是條件最好了,實在找不到更好的了!”

    崔智哭喪著臉解釋。

    很正常,群演大都是混飯吃的,怎么可能演的出滕聞驥想要的軍人形象?

    田原鴻苦笑了一下:“因為群演的問題,滕導已經把劇組的兩位監制都給罵跑了!”

    “…其實也不是沒有解決辦法,跟當地的連隊商量一下,讓他們借點兵給我們…”

    “這方法我們早就試過了,人家指導員明確表示,不允許拍連隊,連隊士兵到軍官都不會參與拍攝!”

    陳蕓忽然開口:“…這里歸誰管?”

    “沒調查過,不過應該是北平軍區…”

    “行,我來想想辦法!”

    陳蕓點了點頭…

    “陳總,上面明令禁止部隊參與影視劇拍攝,您還是不要碰這個釘子…”

    “誰說我要去找人?違反規定的事,我一個都不會做!我準備拉八一廠也進來,談得差不多了,估計下午他們就會來人了!”

    八一廠,正宗的文工團,有他們的加持,調一個連的士兵參與拍攝,不成問題!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