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大泯滅時代 > 第四十九章 表態求收藏
    第四十九章表態

    陳楚瑩道:“常規的暗能,是處在穩定狀態中的,就像是中性原子一樣,相對穩定,而想要揮出它的力量來,就要想辦法拿掉它的電子,甚至打破它的質子造成‘核裂變’,這樣,就能夠讓你的暗能進入激態,表現出具有獨立特性的顯性能量形態來。”

    胡北川道:“說實話,我……沒聽懂。”

    陳楚瑩道:“具體的方法,我也沒有辦法交給你,我只能和你說,你想要正確應用你的暗能,你就必須要找到讓你的穩定態的暗能轉向不穩定態的方法,我們軍方一直在研制可以協助天選者主動激暗能的辦法,但因為上陽市的人力物力都有限,進展緩慢,但據我所知,崇神種的銀色長槍就是一個媒介物質,可以更方便的幫助你應用暗能,你通過這東西,或許能了解到到底應該怎么做。”

    說話的功夫,陳楚瑩的目光已經是微微左移,落在了被胡北川放在后面墻角的崇神種的銀色長槍了——那亦是胡北川的戰利品之一。

    胡北川就點點頭,說實話,他覺得陳楚瑩這些話說出來就和沒說沒什么區別。

    胡北川想了想,覺得沒什么可說的了,就又低下頭,沉默地抽煙。

    按他想的,陳楚瑩要是識趣,這時候就該自己走了。

    但陳楚瑩沒有走,她猶豫了一會兒,道:“那個,你現在在想什么?”

    “嗯?”

    “額……”這個女人顯得有些躊躇,“我是說,你做了那件事,現在……嗯……你怎么想?”

    她說的那件事,當然就是胡北川在上陽大學的體育館里殺了那么多的人。

    “人是我殺的,沒什么好想的。”

    陳楚瑩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小心翼翼地問道:“那……那你后悔嗎?”

    胡北川從陰影里站起身來,將煙頭踩滅在腳下,語氣不動地道:“我不后悔。”

    然后胡北川才抬起頭來,他臉上的神情剛冷而強硬,道:“回去吧,回去幫我傳個話,傳給誰都行。

    “我不是崇神種,也非智人,更不會站在人類的陣營里。

    “我只會為一個目標而行動:活著,然后回家。

    “無論是誰,軍方也好、智人也好,崇神種也罷,誰敢尋找我、誰敢擋在我的目標前面。

    “我必不惜一切代價,殺他一個血流成河。

    “我將成為上陽市這座地獄里游蕩的幽靈與魔鬼。

    “我將用鮮血與尸骸為我自己鋪路。”

    胡北川踩著雨幕與泥漿、沐浴著蒙蒙的細雨向外走去,微冷的天光將他的身影拉的幽暗又深遠,甚至有些奇形怪狀,真的像是從地獄里猙獰地爬出來的怪物一樣。

    而在他的身側,飛鬼盤繞,尸傀與魔蛛并行。

    陳楚瑩就這樣看著胡北川消失在外面黑暗的街道里,半晌沒有回過神來。

    而天際線之上,蒙蒙陰霾的云端之上,仍然有細雨如幕垂落,沖刷著這城市里揮之不去的黑暗與凝重。

    而伴隨著這一日的血戰,胡北川的名字,像是坐了火箭一樣傳遍了整個上陽市的幸存者耳中。

    誰也沒有想到,崇神種,這樣一個在這災變后迅崛起的強大族群,就以這種匪夷所思的方式落幕了。

    要知道,就在幾天之前,崇神種還是霸主級別的勢力,聚集著大量的幸存者,盤踞的上陽大學,不光是軍方無法踏足,就連怪物也都肅清一空,然而一日過去了,崇神種便成為過街老鼠,軍方、幸存者力量都在到處絞殺崇神種的余孽,勢要借此機會,徹底蕩盡這群外星生物。

    而伴隨著崇神種的落幕,智人與軍方再一次成為了上陽市之中人類幸存者之中的霸權力量了,雖然仍然難以對抗數量越來越龐大的種種怪物,但起碼行事比之前更方便了一些。

    而除此之外,就是胡北川這個人了。

    正面擊殺一個完全狀態的崇神種頂尖強者,滅殺近十個崇神種,可以號令怪物,為殺光崇神種一日之內屠殺六百個人類幸存者。

    能單挑干掉一個完全狀態的頂級崇神種,這便足以在幸存者之間掀起軒然大波了,因為這樣的天選者,在之前根本就沒有出現過,而號令怪物,屠殺過六百人的人類幸存者,更是讓胡北川一日之內兇名在外,成了人人眼中,如同殺神一般的存在。

    而且,流言這種東西,往往是越傳越邪乎,幾天下來,這事情就徹底沒了譜,變成了“頂級覺醒者胡北川,號令無窮無盡的怪物,一夜之間,屠光了整個崇神種,屠殺了崇神種麾下上萬的幸存者”!

    總而言之,胡北川真正地在上陽市中聲名鵲起了。

    但這并不是什么好名聲,在人們的描述中,他不是英雄,更不是救世主,而是魔鬼與屠殺者。

    在很多人的眼中,他與殺人的怪物、展開大屠殺的崇神種沒有任何區別,是披著人類的外皮的怪物。

    現在在外行走的幸存者們,除了不想遇到恐怖的異種生物,更不想遇到的,卻就是胡北川了。

    而事實上,這些天,也沒有人見到胡北川。

    從上陽大學一戰之后,胡北川就返回了云天塔,在暗中等待軍方來人,接走了云天塔的幸存者之后,他才是一舉重新占據了這里。

    而這時候,就連唐雨柔等人也都走了,整個云天塔,空空如也,徹底成為了胡北川的地盤。

    胡北川也沒見陳柏甚至那個啞女——就以他現在的情況,見了這兩個人,或許才是在害他們。

    而胡北川選擇回到這里來,也是有緣由的。

    智人和軍方剛剛搜索過云天塔,且一無所獲,眼下大戰結束,又從這里接走了幸存者,便更不會想到胡北川會回到這里來——雖然胡北川放了狠話出去,但上陽大學一戰,他也損失慘重,也不想在這時候碰見軍方與智人。

    而最關鍵的是,云天塔附近有兩個同質化生物在活動,危險到了極點,軍方更不會靠近這個方向來。

    ……

    ……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