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我的良心又痛了 > 第十二章 老爸的教育
    蕭劍仁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手里的銀白色肚兜。

    自己什么時候說要提取這玩意了?

    系統這大豬蹄子是要造反嗎?!

    系統:不,你心里說了。

    ‘放肆!’

    蕭劍仁大怒,‘你一個寄生蟲一樣的狗東西,竟敢反駁我,信不信我卸載你!’

    系統:不信,宿主失去我會變成咸魚,這輩子都不可能翻身。

    ┓(;′_`)┏

    竟然被看穿了,那就沒辦法了。

    蕭劍仁將注意力轉移到手中的肚兜。

    這件肚兜整體呈銀白色,乍一看似乎是絲綢編織,但仔細觸摸,可以明顯感覺它的觸感要遠比絲綢更加柔和,就仿佛軟玉般溫潤。

    蕭劍仁摸啊摸,不可自拔。

    但旋即他就猛得想起一事。

    這肚兜是東方不敗的……

    那么問題來了,這個東方不敗是前世哪個版本的電視劇里的東方不敗?

    如果是人妖版……

    蕭劍仁忙將手里的肚兜丟掉,一臉嫌棄。

    ‘大豬蹄子,東方不敗是男人還是女人?’

    蕭劍仁謹慎的問道。

    系統:有區別嗎?關上燈不都一樣?

    “……”

    大豬蹄子你說得好有道理,我這個高中生竟然無言以對!

    蕭劍仁嘆了口氣,隨后振作精神,開始修煉。

    掏出下午修煉還剩下的小半瓶胡椒粉,蕭劍仁一邊舔一邊打起虎咆拳,小小的屋中很快就刮起冷冽拳風,同時元氣如絲如縷般涌入蕭劍仁的身體。

    屋外,雨勢越來越大,無數的雨水在空中化作一重重的雨幕,從高空的烏云垂掛到地面,天地間一片漆黑、濕冷。

    一個多小時后,蕭劍仁緩緩停止修煉。

    今天已經用了一瓶胡椒粉,再修煉下去就只能依靠自己的武道天賦,事倍功半,還不如好好研究下那件……不是,是好好休息!

    蕭劍仁先去洗了個澡,然后躺在床上,可惜翻來覆去睡不著,他下意識的就想掏出手機。

    但隨后他動作一頓。

    “我好像……沒有手機?!”

    蕭劍仁震驚了。

    家里這么窮的嗎?

    蕭劍仁起床開燈,環顧一圈,現自己不僅沒有手機,連筆記本都沒有。

    難怪一直覺得少了什么,原來是手機和筆記本!

    因為穿越過來后一直努力的修煉武道,所以蕭劍仁完全沒有察覺到這點,此時閑下來,馬上就感覺到了。

    筆記本就算了,但手機怎么能沒有?

    前世連小學生都標配手機一部,我堂堂一高中生,竟然沒有?

    沒有手機,我怎么了解這個世界?

    沒有手機,我怎么查看熱點時事新聞、關注國家大事?

    沒有手機,我怎么和同學交流學習?

    我的文化課成績差,除了基因占據主要原因外,剩下的應該就是沒有手機造成的了!

    攤上這樣的父母,真是……

    蕭劍仁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后摸索出一件溫潤如玉的小衣服,細細撫摸起來。

    這觸感……真是讓人無法呼吸啊。

    不知不覺,蕭劍仁緩緩睡了過去。

    ……

    翌日。

    蕭劍仁從沉睡中醒來,看了看鬧鈴,已經九點多了。

    因為今天是周日,所以昨天他就把鬧鈴關了。

    蕭劍仁模模糊糊的起床,就看到老爸老媽已經穿戴整齊的坐在客廳沙上,兩人的臉色都有些奇怪,尤其是老媽,看著自己的眼神又是擔憂又是……總之很奇怪就是。

    “爸、媽。”

    蕭劍仁打了個招呼,然后就去洗漱刷牙。

    “你來說吧。”老媽橫了眼老爸,然后徑直起身,走進主臥,砰的一聲將房門關上。

    蕭劍仁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老爸就揮手示意他走過去。

    “怎么了爸?”蕭劍仁有些奇怪。

    老爸今兒個沒拿著手機看小說,難道是良心現,準備出去好好工作賺錢養家?

    “小劍啊。”

    老爸似乎也有點難以啟齒,但最后還是語重心長,“我知道你這個年紀是對女孩子最好奇的時候!”

    蕭劍仁一臉懵逼,這談話,難道是要對自己普及兩性教育?

    “我也知道以你的條件,估計也沒有女孩子看得上你。”老爸繼續開口,語氣蕭索。

    蕭劍仁整個人都不好了:爸,你是不是對我有什么誤解?

    “但即便如此,你至少還有左手跟右手,不是嗎?”老爸一臉認真的看著蕭劍仁,“為什么要去糟蹋女孩子家的貼身衣物?你這樣做想過我和你媽嗎?”

    ヾ(??﹏?)??

    蕭劍仁徹底斯巴達了。

    肚兜,是那件肚兜!!

    蕭劍仁頭皮麻,尷尬得想直接找條地縫鉆進去!

    “爸,其實,那個,我沒有,不是,我,我……”

    蕭劍仁想要解釋,但完全不知該從何說起,想起老媽那副擔憂難過的表情,蕭劍仁的良心頓時煎熬起來。

    系統:恭喜宿主良心現,系統特反饋十點良心值!

    “小劍啊,以后別這樣了……那肚兜看著挺貴的,家里不富裕,你買件便宜點的絲襪就行。”老爸語重心長的教育道。

    我……

    爸……您真是我親爸!

    蕭劍仁無語凝噎,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還能解釋什么?

    老爸拍了拍蕭劍仁的肩膀,嘆息一聲,然后起身回了主臥。

    蕭劍仁垂頭喪氣的進入自己屋,很快就看到書桌上那件疊著整整齊齊的銀白色肚兜。

    蕭劍仁捂頭。

    今早他睡得死,老媽估計是見自己沒起床所以進屋看了眼,結果就看到他床頭的肚兜……

    蕭劍仁咬牙切齒,雙手握拳:一定要……考入武道大學!!

    只有考入武道大學,他才可以在老爸老媽面前抬起頭,才可以光明正大的離開家去外地上大學,然后……讓時間來沖淡這一切!

    一定要考入武道大學!

    必須要考入武道大學!!

    絕對要考入武道大學!!!

    蕭劍仁整個人都魔怔了。

    與此同時,主臥中。

    老媽坐在床邊,一臉嚴肅的看著老爸:“談得怎么樣了?”

    老爸臉色肅然的點頭:“放心吧小婉,剛才我們父子兩進行了完美的交流,將感情、興趣愛好以及早戀等問題攤開來講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小劍已經知道錯了,他以后不會再這樣了。”

    老媽微微點頭:“這方面你要看得緊一點,別讓他走錯歪路。”

    老爸點頭:“放心吧,我已經教會他正確的方法,沒問題的!”

    “?”老媽有些疑惑。

    老爸干笑兩聲,正要開口,他的手機,忽然刺耳的響了起來!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