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我的良心又痛了 > 第十四章 假裝頭上有一頂草帽
    順著樓梯來到教學樓樓頂,那穿著黑色警服的男人緩緩走到天臺邊緣。

    “我叫楊武,是守備軍駐下虞市的一分隊隊長。”

    楊武扶著欄桿眺望前方,那里,是一中宿舍樓所在。

    “楊隊長。”

    蕭劍仁上前兩步,放眼看去,就見一棟宿舍樓朝外的側面,幾條隱約的警戒線將某塊區域隔離,警戒線外則影影綽綽聚集著幾十個人影。

    稍遠處,則停放著幾輛警車,以及一輛救護車。

    因為張科是從宿舍樓的側面跳下,加上昨天一直下雨,所以直到今天清晨,張科的尸體才被晨起打掃衛生的宿管阿姨現。

    “楊隊長,你找我來應該是想問關于張科的事吧。”蕭劍仁一手扶欄,微微抬頭四十五度角,論氣質以及逼格,他絲毫不輸這位強大的練竅境武者!

    楊武點點頭:“根據初步調查,你是張科死前最后接觸的人,所以,有必要找你聊聊那時候生的事。”

    蕭劍仁下意識皺起眉頭,道:“你問吧。”

    “通過你的班主任,我們了解到你的修為只有淬體三重,想要考入大學,只能通過文考,但你這兩天卻在下午自習時跑去操場練拳,為什么?”楊武問道。

    蕭劍仁道:“我突破淬體四重了,覺得可以拼一把。”

    “張科呢,他為什么也跟著你去操場?”楊武粗暴、直接的問道。

    “他誤會我和班花柳依依有什么特殊關系,所以跟著我想教訓我一頓。”蕭劍仁聳聳肩。

    楊武點頭:“張科只有淬體三重,自然不是已經突破到淬體四重的你的對手。”

    “沒錯,我揍了他一頓,打傷了他的左手,之后,我就讓他滾了。”蕭劍仁道。

    “你覺得他離開之后會去哪里?”楊武繼續問。

    “應該是去……醫務室吧。他左手流了不少血。”蕭劍仁皺眉,如果是這樣,那最后接觸張科的人,應該是醫務室的醫生才對吧?

    楊武轉頭看向蕭劍仁,淡淡開口:“昨天醫務室值班的醫生說他沒有見到左手受傷的學生,所以,張科沒去醫務室。”

    蕭劍仁眨巴兩下眼睛,自己……這是變成嫌疑犯了?

    “你殺了他?”楊武問道,聲音很平淡。

    蕭劍仁忙不迭遲搖頭:“沒有,他走之后,我,我和……”

    說到這蕭劍仁猛得一怔。

    不會是龐大有那死胖子吧?

    ‘小賤賤只要你一句話,老夫一屁股坐死他!’

    腦海中,龐大有賤兮兮的聲音不停的回響著。

    “和什么?”楊武問道。

    “呃,那個張科走了之后,我就一直在操場打拳,后來下雨了,我就到操場的主講臺避雨,一直到下課。”蕭劍仁有些慌,龐大有那死胖子應該不至于這么喪心病狂吧?

    蕭劍仁咽了口口水,故意轉移話題:“那個,楊隊長,學校里應該有監控視頻吧?”

    “因為是學校,所以監控視頻大多對外,分布在校門口、校圍欄附近,這些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楊武嘴角露出一抹興奮的笑容,但語氣卻越來越淡,“知道嗎?我其實挺希望殺死張科的人……是你。”

    “……”

    ⊙▃⊙

    蕭劍仁整個人都不好了。

    喂喂,你這樣說真的好嗎?

    你可是守備軍的軍人啊!

    “但如果不是你殺的……”

    楊武眼神閃爍的盯著蕭劍仁,直把蕭劍仁盯得頭皮麻。

    “絕對不是我殺的!”蕭劍仁咬牙。

    楊武冷冽一笑,輕聲道:“那么記住,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誒?”蕭劍仁懵了。

    這是什么打開方式?

    還以為你要威脅我,結果你跟我說這個?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這是幾個意思?

    難道兇手的下個目標是我?

    蕭劍仁好慌啊。

    但不等他追問,就見楊武直接從教學樓天臺一躍而下,冷淡的聲音從下方緩緩傳來:“好了,你可以走了。”

    “不是,我,我……”

    蕭劍仁趴在欄桿往下看去,哪還有楊武的身影?

    教學樓的天臺距離地面有近二十米高,對于淬體四重的蕭劍仁來說,還有些勉強,不然他非跳下去追問楊武不可。

    前世今生,蕭劍仁最討厭的就是這種講話講一半,故意吊人胃口的家伙。

    明明可以說得明明白白,非要裝逼,一副勿謂言之不預的清高姿態。

    蕭劍仁在天臺站了半餉,最后嘆了口氣,朝下走去。

    “蕭劍仁。”

    老胡忽然從走廊里殺了出來,“你沒事吧?那位楊隊長都問你什么了?”

    蕭劍仁道:“就是簡單問了些張科的事。”

    老胡走過來拍了拍蕭劍仁的肩膀,道:“別想太多,我相信你和龐大有都是清白的。”

    蕭劍仁怔了下,問道:“死胖……龐大有也來了?”

    老胡點頭:“昨天你,張科,龐大有三人先后離開,很多同學都看到了,所以張科的尸體被現后,警方就讓我通知你和龐大有來一趟學校。”

    “雖然你的武道天賦差,文化課成績也不突出,但我相信你不會做出那種事的。”老胡露出一個帶著幾分沉重的笑容,“張科的事警方會處理,你不要想太多,爭取最后一段時間,好好學習。”

    蕭劍仁點點頭:“我知道了,謝謝你胡老師,那我先回家了。”

    離開學校。

    蕭劍仁心思沉重,渾身難受,就感覺命運的大齒輪咔咔的將他卡在了一個點上,進退不得。

    回到家中小區,蕭劍仁剛將自行車放進小車庫里,就驚恐的現,自己竟然被一群人堵住了!

    “哼,我來報仇了!”

    “就特么你欺負的小野?”

    “高中生還要臉嗎?”

    “昨天你怎么欺負的小野,我們今天就要怎么欺負你!”

    一群人急吼吼的你一言我一句,現場的氣氛差點控制不住。

    蕭劍仁沉重的心情,莫名的就輕松了幾分。

    這群……熊孩子!

    眼前這一群人,為之人,赫然就是前天放狠話叫自己放學別走的熊孩子。

    難怪敢放狠話,原來是叫人了!

    不過昨天下大雨,這群熊孩子估計都被家長按在家里出不來,直到今天才被放出來。

    說到底,還只是一群孩子啊。

    蕭劍仁的目光從熊孩子身后掃過,全是五六歲的小屁孩,一共五個,里面竟然還有個小女孩,梳著雙馬尾,眼睛睜得賊大,跟打了雞血似得,火辣辣的盯著自己。

    找我報仇?

    哼!

    蕭劍仁低頭冷笑,隨后伸手摸了摸頭,假裝頭上有一頂草帽,冷冽開口:“孩賊王,我當定了!!”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