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我的良心又痛了 > 第十九章 傾城賤法
    “同學們,我知道張科同學的死對大家產生了一定的影響,有人傷心,有人難過,有人害怕,但逝者已矣,同學們,距離高考還有五十五天,已經沒有時間留給我們傷心、難過、害怕了!在這最后的五十五天里,胡老師希望同學們能夠心無旁騖的努力學習、修煉,帶上張科同學的夢想與希望,在這次高考中奮勇爭先,力爭上游!”

    高三(8)班,班主任老胡在講臺上聲情并茂的表演講,盡他的全力激起所有人的奮斗意志,減輕張科的死帶來的負面影響。

    “老胡還是挺敬業的嘛。”

    龐大有將肥溜溜的雙下巴墊在課桌上,輕聲的跟蕭劍仁嘀咕著,“小賤賤,你待會去操場打拳嗎?”

    蕭劍仁將背靠在龐大有的課桌,低聲道:“去啊,為什么不去。”

    “你不怕張科的家人找你麻煩啊。”龐大有說著說著就情不自禁的伸出咸豬手,在蕭劍仁的背部揉來揉去。

    蕭劍仁翻了個白眼,道:“我不怕人,我怕鬼。艸!死胖子把你蹄子給我拿開!”

    “小賤賤,打拳沒意思的,不如讓我給你爽快的推個背?”死胖子又開始耍賤了。

    “還是不爽了吧。”蕭劍仁身子前傾,反手拍掉死胖子的咸豬手。

    “爽嘛爽嘛。”龐大有殷勤的像只兩百斤的老鴇。

    “不行不行,你蹄子太油膩,我最近減肥。”蕭劍仁再一次無情的拒絕了龐大有,抬頭看時,老胡已經講話完畢,背著雙手走出了教室。

    “我先去操場了。”

    蕭劍仁側頭說了句,隨后直接起身走出了教室,免得死胖子亮賤給他造成殺傷。

    下了教學樓,蕭劍仁現偌大的操場上,只有寥寥十幾個人影,顯然張科家屬以及記者、自媒體人的到來讓學校非常困擾,連帶著高一高二的課程都受到了影響。

    不過這些都是學校的麻煩,和蕭劍仁無關。

    接著他找了個偏僻的角落,掏出胡椒粉,開始舔了起來。

    天氣陰沉,烏云壓頂,蕭劍仁的胸口本來是有些悶悶的,但一舌頭胡椒粉下去,頓時辣意上頭,胸腔一舒,氣血奔行。

    蕭劍仁擺了個起手式,直接演練起虎咆拳來。

    猛虎下山!

    虎視眈眈!

    餓虎撲食!

    暴虎馮河!

    一招一式演練下去,空氣中的元氣快的涌入他的口鼻,隨著奔行的氣血流動全身,淬煉著他的肉身!

    暗處,守備軍駐下虞市一分隊隊員風葉,正默默的用眼角余光觀察著蕭劍仁。

    武者在演練拳法時,往往是最敏感的時刻,風葉如果用正眼盯著蕭劍仁,肯定會被他察覺。

    風葉接到的命令是暗中保護,所以不能讓蕭劍仁現自己的存在。

    ‘根據調查,蕭劍仁是在前不久從淬體三重突破到淬體四重,隨后就將每天的下午自習放在修煉武道上。’

    但是,以蕭劍仁的天賦,是絕無可能在剩下的五十五天里突破到淬體五重,更別說淬體六重了。

    那么,蕭劍仁為什么還要來修煉武道?

    自暴自棄?

    還是說,他有把握在五十五天內突破到淬體六重?

    話說,怎么老感覺他在舔手掌心?

    難道在磕藥?

    依靠丹藥突破到淬體六重?

    這是舍本求末,自尋絕路啊!

    風葉微微皺眉,不過這是個人選擇,風葉無權阻止。

    不知不覺,一個小時過去了。

    蕭劍仁打了一小時的拳,體內水分化作汗液流出,有些渴,忙去學校的小賣店買了一瓶經過了幾十道程序消毒的礦泉水。

    礦泉水瓶是皇帝新裝色,高貴典雅,上流社會的感覺,王子才能駕馭的顏色!

    蕭劍仁擰開瓶蓋喝了一口,竟然還有甜甜的味道,好喝到無法呼吸!

    蕭劍仁忍不住一口氣喝光瓶中的水,頓時疲勞盡消,元氣滿滿,活力四射的跑到操場再次開始打拳。

    一瓶胡椒粉省著點舔,能堅持三小時左右,蕭劍仁從下午一點半開始舔,中間去小賣店買了兩次水,到四點半左右,終于是完成了今天的修煉任務!

    此時距離放學還有二十分鐘,而天色也越陰沉,細碎的雨絲已經洋洋灑灑的落下,很快就浸濕了草地。

    蕭劍仁摸了摸喉嚨,怎么今天這么容易渴?

    他腳步一邁,再次朝小賣店走去。

    風葉如一個隱形人般吊在蕭劍仁的后面。

    兩人一前一后離開草地操場,漫天飛灑的雨絲緩緩加重,化作雨滴從天而降。

    雨滴落在青石板的地面上,每一滴都濺射出細碎的雨花朝四周散落,美得就像一幅畫。

    風葉低頭走著,盡情欣賞著雨滴墜地的美景,嘴角微微上揚著,眼角余光卻依舊注視著前方的蕭劍仁。

    啪嗒。

    風葉腳步似有若無的一頓,然后繼續前行,和前方停下腳步的蕭劍仁錯身而過,同時插在口袋的手已經靈活的打開手機,給隊長楊武了一條信息。

    “同學,幫幫我,求你了。”

    一名看起來有些胖乎乎的學生一臉狼狽的站在蕭劍仁前,頭已經被雨水淋濕,帶著幾分哀求以及無助的眼神正楚楚可憐的看著蕭劍仁。

    “啊?什么事?”蕭劍仁看著這個宛如被人工授精的胖子,莫名想起了死胖子龐大有。

    “我,我校卡被人搶走,掛在了墻上,我爬不上去,同學,求求你幫幫我,沒有校卡,我明天進不了學校了。”胖乎乎的同學哀求道,聲音竟有幾分杜鵑啼血的意味,引起了蕭劍仁的強烈共鳴!

    蕭劍仁微微點頭,下意識就……不想理會。

    和那些圣人不同,蕭劍仁是典型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最好能掛到道德至高點,然后盡情的施展一生所學:傾城賤法!

    一賤傾人城,兩賤傾人國!

    就問你抗不抗得住!

    所以面對什么校卡被惡作劇般掛在墻上這種事,他是真-懶得理會。

    “抱歉啊同學,我剛才練武腿肚子抽筋了,現在走路都費勁,你看,我走路的姿勢是不是一拐一拐的。”

    蕭劍仁圍著這個胖子繞起圈來,兩只腳一瘸一拐,和被本山大叔賣了一副拐的范偉大叔一毛一樣。

    胖同學似乎沒料到蕭同學如此反應,愣愣的看著他一瘸一拐的圍著自己轉了兩圈,然后就這么夸張的朝小賣店拐去。

    “等等,等等,同學,求求你,求求你幫幫我。”

    胖同學好委屈啊,哭哭啼啼的跑向蕭劍仁,那聲音宛如夜鶯,直刺人內心深處。

    蕭劍仁當時就想起了‘自己’因為沒帶校卡而被莫干山保安攔在校門口的凄慘回憶。

    將心比心,蕭劍仁的良心當時就扛不住了。

    系統:恭喜宿主良心現,系統特反饋十點良心值!

    舒服!

    蕭劍仁回頭看向踉踉蹌蹌走過來的胖同學,看在十點良心值的份上正要勉為其難的答應他,卻忽得注意到了一個細節。

    ……

    求推薦,(??)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