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我的良心又痛了 > 第五十三章 辟邪劍譜
    家中。

    蕭劍仁剛開門而入,聽到聲音的老爸老媽就圍了過來。

    “劍劍,你終于回來了,晚飯吃過了嗎?”李婉頗為期盼的看著蕭劍仁,“媽給你去下碗面條?”

    “呃……不用了不用了,我晚飯跟同學一起吃了大餐,吃不下了。”蕭劍仁可是吃了四份牛排,牛肉本來就不好消化,蕭劍仁這會根本沒有半點食欲。

    “小劍,怎么樣,突破了嗎?”蕭珅假裝淡定的問道,但眼中的緊張卻是一覽無余。

    蕭劍仁體內的幽默細菌有些控制不住寂寞,想要跳出來耍一耍,但蕭劍仁看到老爸老媽眼中的期盼、緊張,他當時就一口鹽汽水咽下去淹死了這些躁動的細菌。

    “爸,媽,我突破了。”

    蕭劍仁露出一個大寫的笑容,“我淬體六重了!”

    “真的?!太好了!”

    李婉高興的一拍雙手,激動中又帶著掩飾不住的自豪,說道,“劍劍,武考的時候放心考,不要怕,媽都給你安排好了!”

    啊?

    安排好了?

    蕭劍仁有些懵,問道:“媽,安排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李婉神秘一笑。

    我想的意思?

    蕭劍仁一臉懵逼,自己什么都沒想啊。

    “好了好了,先讓小劍去洗個澡吧,臭死了。”蕭珅心事一放,頓時忍受不了親兒子身上傳來的汗臭味。

    “對對,先去洗澡。”

    李婉笑道,“劍劍,洗完澡吃些水果,媽給你放你書桌上,記得吃,知道嗎?”

    “這個……好吧,我知道了,那我先去洗澡了。”

    蕭劍仁沒辦法拒絕老媽的好意,只得點頭應下,隨后就去拿換洗的衣服。

    ……

    洗完澡出來,蕭珅和李婉已經神神秘秘的進了臥室,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蕭劍仁有心想問老媽到底安排了什么,但一想起袈裟和肚兜,就沒心情去追問了。

    將自己反鎖進臥室。

    蕭劍仁開燈拉窗簾一氣呵成。

    剛坐下,他就看到書桌上放的一盤水果,上面還有一把水果刀。

    蕭劍仁將水果盤放到一邊,然后……

    系統!

    系統?

    大豬蹄子!

    系統:哎!

    提取袈裟肚兜!

    蕭劍仁默念一聲。

    下一瞬,蕭劍仁的左右手忽然出現了兩件衣物,一件銀白小巧,一件赤紅大氣,上面還有一條條的金色鑲邊。

    蕭劍仁也檢查了小件,一番查看,并沒有任何現。

    難道是我想多了?

    蕭劍仁將肚兜放進系統,然后又檢查起袈裟來。

    這件袈裟看起來頗為古舊,似乎被塵封了幾十年,細細摸去,能感覺到時間在它身上留下的痕跡。

    蕭劍仁細細查看了袈裟正面,沒有任何現,他心中的希望瞬間就破滅了。

    這就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蕭劍仁難受的將袈裟翻了過來,然后,他就看到了袈裟背面那一行行的蠅頭小楷,密密麻麻宛如黑色鬼畫符。

    “這是?”

    蕭劍仁大喜過望,猛得將頭探了過去,瞪大眼睛查看,只見這一行行的蠅頭小楷最右邊,有四個稍大一些的小楷,這四個字赫然是……

    “辟……邪……劍……”

    呃……不會吧?!

    這這這難道是傳說中的……

    蕭劍仁整個人都不好了。

    “辟邪劍譜……渡元禪師……林遠圖?”

    葵花寶典?!

    蕭劍仁好慌啊。

    系統,系統,大豬蹄子!

    蕭劍仁忙去溝通系統:這玩意是真的假的?

    系統:真作假時假亦真,假作真時真亦假。

    蕭劍仁大怒:說人話!

    系統:宿主親自修煉一番,不就知道真假了?

    我……

    我祂娘要是能修煉,還問你干嘛?!

    蕭劍仁咬牙切齒的看著袈裟上辟邪劍譜四個小楷后的八個字。

    欲練此功,必先自宮!

    蕭劍仁下意識看了眼水果盤上的水果刀……

    (╯°Д°)╯︵ψ

    滾!

    蕭劍仁大精失色,二話不說就打開窗戶,把水果刀扔了出去。

    太嚇人了!

    這種兇器怎么可以放在屋里?

    萬一傷到自己怎么辦?

    蕭劍仁后怕不已,但沒一會,他的眼神就似被磁鐵吸引,不自覺的看向袈裟上的那一行行蠅頭小楷。

    不不!

    我蕭劍仁就算是從這里跳下去,直接摔死,也絕不修煉辟邪劍譜!

    蕭劍仁死死的咬牙,轉頭看向袈裟旁邊的水果盤:哇,好大的蘋果啊,好水嫩啊!還有這個梨,看起來真的好可口啊!還有這袈裟上的小楷,好……

    啊!!

    蕭劍仁陡然一個機靈,猛得移開落在袈裟上的視線,但沒過一會,他的眼睛又不受控制的,一次又一次的瞄向袈裟。

    算了算了,看看就看看,我蕭劍仁又不是三歲小孩,怎么可能真的練?

    蕭劍仁默默安慰自己,然后如饑似渴的看起這辟邪劍譜。

    只不過這辟邪劍譜通體是由小楷寫就,和現代的簡體字終歸是有些差距的,所以在閱讀過程中,稍微給蕭學霸帶來了一些閱讀障礙,不過那都不是事。

    蕭劍仁掏出手機,看到那些似是而非的字就上網查,忙活了整整一個多小時,他終于順利完成了第一次閱讀。

    果然……

    完全看不明白啊。

    為什么上面的字都是小楷?

    為什么上面那火柴人拿著劍揮來揮去的圖如此抽象?

    為什么上面沒有林遠圖的注解?

    蕭劍仁看著袈裟,滿臉的黑人問號。

    ‘難道說是因為我的悟性太差?’

    差到連辟邪劍譜都看不懂?

    不對!

    一定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

    蕭劍仁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褲襠……

    不不,不是這樣的!

    蕭劍仁瞬間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有種走火入魔的錯覺!

    “果然不愧是辟邪劍譜,竟然能讓我心神大亂!”

    蕭劍仁深呼吸,然后以大毅力,將袈裟收進系統。

    就當是系統給我開的玩笑,忘記就好,忘記就好。

    蕭劍仁緊緊的閉上雙眼,但這一瞬,蕭劍仁就感覺到腦海中一行行的蠅頭小楷,宛如雕刻在石碑上的墓志銘,快的在他腦海中來回出現。

    瘋了,哈哈,瘋了!

    我就知道系統是大豬蹄子,哈哈,終于露出馬腳了吧!

    想害我?

    刁民!

    你還早十萬年呢!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