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明帝國的崛起 > 第三十三章 留取待春深下
    傍晚時,張昭正在書桌前忙碌,周大娘進來匯報說劉大戶的弟弟來訪。張昭微怔,他上午才聽婉兒說起,不想此人現在就來了,擱下筆到前院花廳中見客。

    劉大戶的弟弟劉公進時年37歲,容貌和劉大戶肖似,只是更加的年輕,穿著綢緞長衫,微顯富態、書卷氣。劉家的幾名仆人都侍立在花廳外的臺階下。

    除此之外,院中還有一頂青呢小轎。一名帶帷帽遮住頭臉的白裙女子站在轎子前。

    見張昭從花廳后轉出來,劉公進躬身行禮,態度極其恭敬,口中說道:“在下見過張少爺。鄉下庶民不知禮儀,冒昧來訪還請張少爺見諒!”

    張昭就笑,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如何如何牛逼。實際上,這位是被錦衣衛嚇的。吩咐周大娘上茶,道:“劉二爺客氣了。有事直說吧!我這里正忙著。”

    其實,他在錦衣衛沒有關系。只認識個錢寧。當然,從丁管事肯借他二十個青壯來看,他只要開口,調動胡小旗應該沒問題。當然,這人情將來是要還的。

    他一個讀書人,調用錦衣衛一次,名聲就受損。他不會繼續用錦衣衛的力量的。

    劉公進干笑兩聲。他哥要謀奪人家產,還圖謀人的妹妹,張昭能對他有什么好態度?上回見著的張小娘子就對他沒好臉色。雖然他是來送1oo畝地的地契。

    “張少爺,如今鄉中誰不敬服你的威名?前段時間縣衙催逼的急,在下斗膽替代家兄領了糧長的差使。這次過來是請示張少爺,糧長、里長、老人誰擔任更合適?”

    明朝的行政體系最低只到縣一級,所謂皇權不下鄉。鄉里中處在半自治狀態,設有:里長、老人、糧長。分管行政、司法、稅務。

    當日,張昭用錦衣衛校尉帶走劉大戶、方差役。如今青龍鄉中誰不畏懼張昭呢?這樣一個人物杵在劉家里,誰能忽視?劉二老爺今天是過來投降,兼尋找靠山!

    張昭似笑非笑的看劉公進一眼。

    他心里清楚,這是實力“增長”后的鄉里中權力自然分配。這倒不是他對明朝基層的權力分配制度有多么熟悉。而是,昨天村中長輩張四伯來和他談過。

    南口村、東劉村中并無官宦縉紳,實力最強的便是劉大戶。劉大戶跪了,整個劉家里自然是他說了算!當然,若是劉家里在縣里的稅糧、徭役上吃虧,村民一樣會找他出頭。

    這是一種另類的責任和義務。

    “糧長你先當著吧!里長給吳春時,老人由張四伯擔任。”

    張昭對這種半自治的權力并不感興趣,他又不是穿越來當村長的!當然,他要將南口村打造成基本盤,行政和司法的權利要掌握。至于得罪人的糧長,還是給劉家干著。

    劉公進抬頭,微微錯愕的看著張昭。他來的時候,想了一肚皮的話游說這位鄉中“新貴”,卻不想張昭如此痛快。失神幾秒后,歡喜的道:“謝張少爺。”

    再道:“張少爺,家兄冒犯虎威,心中萬分悔恨。聽聞張少爺身邊缺人侍候,特命在下將女兒送來。在下的侄女年方十六,姿容尚可。”說著,回身對庭院里的少女招招手。

    等候在庭院里的白裙少女走進花廳中。在幽暗的光線中摘下帷帽,露出一張白凈的俏臉,大眼睛。鼻梁高聳,予人一種雕塑般的美感。中等身量,纖秾合度。

    張昭實在是受夠劉公進文縐縐的說話方式,皺著眉頭聽完。心里估量他的話有幾分真實,一邊打量著劉小娘子。虎子從花廳后進來點上油燈。

    劉小娘子心中羞澀、委屈,低下頭,聲調柔弱的自薦枕席,“賤妾薄柳之姿,望張少爺收留。”

    張昭笑一笑,溫聲道:“劉小娘子,你回去吧。”說著,對劉公進道:“禮物留下,人帶回去。這件事我當沒生過。不要再有下次。”

    劉公進手足無措。半響,見張昭已經起身進后院,只得指揮隨從,帶著侄女返回。

    …

    …

    夕陽在天空中收斂最后一絲光芒。庭院里光線黯淡。

    張昭從花廳里轉出到后院中,卻陡然現婉兒就站在門邊,“嗨,婉兒?黑布隆冬的,你站在這里做什么?走吧,讓周大娘擺飯。”

    婉兒跟在張昭身后,問道:“二哥,你怎么沒答應留下這劉小娘子?”語調有著難言的嬌柔感。

    張昭好笑的道:“我留她干什么?”這不是說劉小娘子不漂亮,恰恰相反,十分制的話,可以給七分。確實是美女。但他并不想“強搶”劉大戶的女兒。

    張昭說完,心里忽而醒悟,轉過身看著婉兒。他心里將婉兒當小姑娘,而婉兒實際的身份呢?劉家往他身邊送美人,她心里的感受呢?

    婉兒沒想到張昭忽而轉身,差點一頭撞到他懷里。但她沒后退,而是仰頭看著張昭。杏眼中,漆黑的眼眸如同星辰,在幽暗的光線中清澈晶亮。

    “二哥…”婉兒低聲輕呼,聲音嬌柔、婉轉。

    少女朦朧的情懷,在這個美麗的秋天醞釀、酵,直至此刻猛烈的爆!她情犢初開,分不清她心里是將二哥當兄長還是當做丈夫。而此刻她明白!

    她看到劉小娘子走進來,摘掉帷幕露出真容時,心里酸澀難言。仿佛有珍貴的東西正離開她。那一刻,她真擔心二哥會應下來。她叫虎子進去點燈,想提醒二哥。

    隨后,她看著二哥平淡的拒絕掉劉小娘子。再聽著二哥給她的答案,只感覺胸膛里情緒的要沖出來。陣陣歡快的情緒在心底沖刷著,讓她如飲蜜糖。

    張昭微怔,看著眼前美麗的少女。那如星辰般的眼眸里,帶著勇敢、嬌羞、愛慕的情感。讓他心中觸動。他知道婉兒誤解了,他其實剛剛沒想到這茬。但,他知道婉兒在此刻的情思。

    就像是看到一株白玉蘭,在秋夜里,淺淺的綻放。花將開,未到春深時!

    張昭沒再摸婉兒的頭,低下頭,在她頸脖邊吹口氣,小聲道:“傻丫頭啊。”

    他從未想過“毀約”。這里不是現代社會,分手只需一句話。他如果不娶婉兒,毀掉的將是她的人生。而他又怎么能忘記剛穿越來時,婉兒對他細心的照顧?

    假愛情之名,做狼心狗肺之事,他做不出來。

    婉兒耳朵根、俏臉、頸脖處,刷的一下熱血上涌,變得緋紅,燙。明艷動人。她腦子一片空白。半響,才反應過來二哥在調-戲她呢。再壓不住羞澀,轉身逃回自己屋里。

    看著婉兒美好的倩影,張昭心情莫名的輕快!

    他會娶婉兒。不過責任歸責任,若能和婉兒有感情不是更好嗎?他一直在等婉兒長大!而現在呢?

    靜謐的夜色中,秋風拂過金黃的樹葉,月影橫斜。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