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庶門風華 > 第四百一十八章錯不在你
    顏彥和6呦是在這天晚飯后和顏彰、顏彤幾個一起回顏家的,原本依顏彥的意思是想直接回明園,畢竟她和馬氏之間的那場談話并不愉快,互相心里都有隔閡,這種情形下并不適合她回娘家住,況且,那也不是她正經的娘家。

    可顏彰、顏彬、顏杉三個下午來6家后直接進了松石院,偎在顏彥身邊,嘰嘰喳喳地說了些他們在書院的見聞和趣事,得知顏彥不想回娘家,三個人頓時均一臉渴慕地看著她,尤其是顏彬,當即掉眼淚了。

    見此,顏彥心里也不好受,只得依照原計劃,和他們幾個上了馬車。

    顏彥依舊住進了慎行居,盡管有一年時間沒回來住,但屋子確實收拾得很干凈整齊,炕也燒的很熱乎,可見之前馬氏沒有撒謊,他們的確用心了。

    好容易送走顏彰顏彤幾個,顏彥和6呦正打算洗漱歇息時,顏芃進來了。

    “二叔,這么晚你還沒休息?”顏彥和6呦一起迎了過去。

    “快了,這不來看看你們就回去睡覺,如何,還習慣嗎?”顏芃的眼睛轉了一圈,隨后走到炕前,伸出手,大概是見孩子已經睡著了,本想摸摸孩子的臉最后改成摸被子。

    “二叔想抱抱她就抱吧,孩子睡熟了,輕易不會醒的。”顏彥走到他身邊,說道。

    “不了,大晚上的萬一弄醒了不好哄,你小的時候就喜歡哭,那會你祖母說,可能是你感知到你娘走了,還說什么孩子小有天眼,能看到你娘。。。”后面的話顏芃沒有繼續往下說,顯然這不是一個愉快的話題。

    “二叔,我們小衿娘可不喜歡哭,她喜歡笑。”6呦見氣氛突然沉悶下來,笑著說。

    “這就好,她比彥兒和你都要幸運,因為她有你們做她的父母。”說完,顏芃摸了摸顏彥的頭,“孩子,二叔對不住你,二叔知道,你二嬸準又去為難你了,我已經訓過她了,這件事錯的不是你,是彧兒。二叔慚愧,沒有把她教好。”

    “看二叔說的,這事錯的也不只是二叔一個,說起來我也有責任,倘若我早些知曉她拿著我的詩文字畫去冒充才女,倘若我后來不幫她作弊,或許她也能老老實實地坐下來好好學點東西,不至于弄成今天這個局面。不過有件事我必須和二叔說清楚,今日之所以沒讓二妹妹出來見客并不是我小心眼沒有家族觀念,而是我必須維護皇上的顏面。沒個皇上這頭剛給二妹妹下了禁令,那頭我第一個抗旨的,傳了出去,打的豈不是皇上的臉?那我成什么了?可這件事我和二嬸解釋不通,還請二叔體諒一二。”

    見顏芃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顏彥只覺自己心里也堵得慌,可讓她敞開心懷接受顏彧也是不可能的,因而,她為自己找了這番說辭,為的是讓顏芃心里好過些。

    至少她顏彥不是一個忘本的人,更不是一個沒有家族觀念的人。

    說到家族觀念,顏彥不等顏芃開口又繼續說道:“還有一事,我已經跟二嬸說了,等我搬回明園后讓三妹妹勤著些去我那走動走動,三妹妹本性純良,朱家并不適合她,這門親事不成倒也不是什么壞事。”

    “也好,我聽你二嬸說了。孩子,二叔心里有數,你能為弟弟妹妹們做到這一步委實不易,只是二叔能為你做的實在是太少了。彧兒那,該如何就如何吧,你也別為她傷神了,她也不小了,這是她自己選的路。二叔只求你一件事,有空多回來看看二叔,看看你弟弟他們,這幾個孩子一向和你交好,本性也不壞,二叔希望他們能多跟你學點東西。”

    這個要求不高,誰知顏彥剛要答應,只見6呦把話接了過去,“二叔,大冷的天彥兒帶著個孩子出門也不方便,不如二叔有空多去明園走動走動,讓彥兒給二叔做幾道好菜嘗嘗。還有,等臘月放假了,讓弟弟們去我們那住些日子,正好我也可以和他們探討一下學問和六藝什么的。”

    顏芃一聽就明白了6呦暗藏的那點小心思,只是他沒想到這話會從他嘴里說出來。

    看來,這小子確實學聰明也學滑頭了,居然會耍點小心機了。

    不過這倒也不是什么壞事,顏芃知道6呦將來是要科考的,之前他還擔心他個性純良不適合官場的爾虞我詐呢,沒想是他自己看走眼了。

    “很好,不錯,我總算能放心把彥兒交給你了。”顏芃對6呦的提議不置可否,卻拍著他的肩膀夸了他一句。

    顏彥一聽也知道6呦的這點小心思被看破了,見顏芃沒有生氣,她也笑了笑。

    確實,沖馬氏的為人和品性,她是真不想回這個家了。

    畢竟她不是原主,且這個家也不是原主父母的,是叔叔嬸嬸的,因而她對這個家并沒有多深的感情。

    可她委實又放不下顏芃和顏彰幾個,故此6呦的提議倒正好合了她的心意,“二叔也別忙著轉移話題,夫君說的沒錯,我現在出門得拖家帶口的,不如請二叔有空多來明園坐坐,要是沒有陪您喝酒的,就把云表叔帶上。”

    “好,二叔記住了。放心,記得替你二叔備幾壇子好酒。”顏芃說完笑了笑,隨即轉身往外走。

    他這趟來只是為了向顏彥賠個禮,話說出來了,他心里也松快了,也該讓顏彥早點歇息了。

    送走顏芃,見顏彥嘆氣,6呦拉著她的手說:“娘子,二叔有句話說的對,錯不在你,在他們。”

    “道理我都明白,我嘆氣不是為他們,是為我自己。夫君,以后我們兩個一定要好好疼衿娘,好好教導她,彌補我們兩個從小得不到父母疼愛的缺憾。”顏彥把頭靠在了6呦懷里。

    這一刻,其實她想的是上一世的父母,彼時他們為了生計也是把年幼的她寄放在鄉下奶奶家,所幸的是他們后來通過自己的打拼在城里站住了腳,把她接到了身邊。

    從這點來說,她,原主,還有6呦都曾有過相似的經歷,只不過顏彥比他們幸運些。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