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搶救大明朝 > 第395章 孔子保佑,刀槍不入 完
    身先士卒的劉良臣也成了虎蹲炮的受害者,他只覺得的前胸被不知什么東西猛擊了兩下,然后就是讓他無法呼吸的劇痛,渾身的力氣頓時消失,整個人就這樣癱軟了下去。然后他就看見原本閉著的大門忽然開了,不計其數的明軍涌了進來,全都是一色的長槍兵,沖在前面的三兩排人都把長槍放平,蒙著頭只管向前!

    本就被虎蹲炮轟得東倒西歪的清兵哪里抵擋得住這群長槍叢林一樣的生力軍?頓時就被擊碎沖散,僥幸逃過一命的,則丟了沉重的兵器,拼命的就朝城墻上退去。那些沖鋒的明軍,則扯開喉嚨,齊聲呼喊:“孔圣人保佑......刀槍不入啦!”

    原來孔圣人真的可以這樣用......倒在冰冷的泥地上等死的劉良臣忽然嘆息了一聲,合上了眼皮。

    就在劉良臣一命嗚呼的時候,丙字號堡壘內的形勢再一次生了逆轉!何洛會帶著四個牛錄的真韃子登上了城頭,加上之前登城的甲喇額真卓羅所率領的滿洲兵,丙字號堡壘城墻上的滿洲人已經接近2ooo了!

    八旗真滿洲和漢軍、綠營、明軍最大的不同,還是他們個人的武藝。這個時代的滿洲兵都是全能型的戰士,可以馬戰,可以步戰,可以射箭,可以肉搏,當然也能騎射和騎馬沖鋒。所以2ooo真滿洲上了丙字號堡的城頭,就相當于來了2ooo能開八力弓的弓箭手和2ooo能披著重甲廝殺的勇士!

    對于堅守丙字號堡壘的明軍和團練來說,這樣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哪怕有孔圣人的保佑,也是抵擋不住的。

    劉肇基已經知道很難守住了,不過他還是盡可能的在支撐:“守住城門!讓老弱先走,只有守住城門,這一城老弱才有機會,咱們也能多殺幾個韃子!”

    就在這個時候,城頭上大部分的滿洲兵都取下了長弓,開始向城內亂作一團的百姓射箭,羽箭入肉的聲音噗噗悶響不斷。不過這些滿洲兵也不是真的要把所有的百姓都射死,他們的目的是驅趕他們去沖擊城門。

    今天這場丙字號堡的交戰真是害苦了里面的難民!難民、團練、明軍和清軍混戰在一起,現在還被當成沖門的工具,刀劍無眼,箭鏃同樣無眼。大半日廝殺下來,小小的城堡內,到處都是層層疊疊的尸體,真可說是殺人盈城了。

    雖然清軍的綠營和漢八旗死傷頗多,但是和丙字號堡內的百姓和團練相比,真是不值一提了。

    這會兒八旗兵又用弓箭驅人,不斷落下的箭鏃迫著還想逃得一命的百姓扶老攜幼,涌向城門,一邊行走還一邊出凄慘的哭喊聲,不住有人體倒在快要被鮮血染紅的泥濘當中。二三百披著重甲的白甲兵、紅甲兵已經下了城墻,就在這些哭喊的百姓后面列出了密集的隊列。全都舉著盾牌和長刀,刀尖在落日的余輝下閃著寒氣和殺氣。

    在隊列后頭,又是幾十人的漢軍鳥銃兵,都舉著點燃了火繩,隨時可以射的鳥銃。這些鳥銃兵,都披掛整齊,戴著頭盔,披著布面鐵甲,如墻一般慢慢的向前推進!

    幾個劉肇基的家丁涌上了來,架起劉大總兵就想往城下退去,卻被他用力甩開:“退他n的退!快去找人堆麻袋,把城門樓兩頭都堵了......快去!”

    那兩個家丁還不死心,其中一個大聲道:“總戎,怕是不行了,來的是真韃子!”

    啪的一聲,這家伙已經挨了一記大耳刮子。

    “真韃子也不是鐵打的......咱們這里距離丙字號銃臺只有2oo步,銃臺上有大將軍炮!”

    原來史可法還準備了個陰招!曲阜大城外的九個堡壘都在曲阜城銃臺上架著的大將軍炮的火力覆蓋范圍內啊!

    “可,可咱們也在城門樓上啊!”

    “是啊,總戎,炮子無眼!”

    劉肇基瞪了兩個家丁一眼:“咱們怕什么?咱們有孔圣人保佑!”

    啥?孔圣人還能防大炮?這孔圣人真是太管用了......

    劉肇基的話下面的人不敢不聽,只好硬著頭皮搬來早就準備好的沙袋,在城門樓兩邊堆起了兩道胸墻,還把四門攻戎炮架了上去。

    與此同時,劉肇基還讓人在城樓上豎起了一面紅旗。

    這紅旗就是信號!紅旗往哪邊倒,架在丙字號銃臺上的四門大將軍炮就往那邊轟......城門樓下的韃子是轟不到的,可是從城樓兩邊壓過來的韃子,卻正好中招。

    “都趴下,都趴好了,靠著沙袋,別把鬧得露出來......”劉肇基親自扶著紅旗,一邊吩咐手下的親兵和沿著城墻敗退下來的團練兵都趴下臥倒——只有趴著,孔夫子才能保佑他們不吃炮子兒!

    看到差不多了,他就把紅旗向右一倒,然后自己倚著沙袋壘成的一處胸墻倒臥下去。

    轟轟轟......

    炮聲響起的時候,多鐸已經到了丙字號圓堡靠西側的城墻跟兒,正拿著把努爾哈赤傳下來的寶刀在戳沙袋玩。哦,也不是玩,是在研究——這麻袋也不結實啊,一戳一個窟窿的,還往外漏泥巴,怎么就擋得住紅夷大炮呢?難道真的是孔圣人在保佑?可小時候讀書的時候,也沒聽說孔圣人有這個功用啊!

    就在這時,大炮又打響了。

    他放下刀子,看了看左右,笑道:“曹振彥這奴才倒是利索,這就把炮架好了?”

    一個白甲兵搖搖頭道:“王爺,不是曹牛錄......他的炮還沒架起來呢,這是南軍在打炮!”

    “什么?他們也有紅夷大炮......”多鐸說話的時候,又是一陣密集的火炮轟鳴,他的眉頭擰了起來,“炮聲那么密集,是佛朗機啊......他們在用佛郎機轟哪兒?”

    佛郎機炮的特點是初始的射快——不是一直快,就是開頭幾炮快,因為佛郎機炮是用“子母銃”的辦法裝填彈藥的。一門炮有四到了九個子銃,打完一銃換一銃。但是由于當時技術水平有限,子炮與炮腹間縫隙公差大,造成火藥氣體泄漏,因此不具備紅夷大炮的遠射程。所以佛郎機炮一般都是填裝霰彈,然后在一百五十步內使用的。

    多鐸可是記得自己吩咐過手下別太靠近曲阜主城的,難道手底下的人不聽命令?

    正在奇怪的時候,他派去攻打圓堡的甲喇額真卓羅已經連滾帶爬的從城頭上下來了,撲倒在多鐸跟前,哭喊著道:“王爺,奴才的人挨了大將軍炮轟了......曲阜城的尼堪太兇殘了,不顧他們自己人的死活,直接用大將軍炮轟擊城門樓左右的城墻,咱們的勇士死傷慘重啊!”

    多鐸聽著都有點傻了,拿著大炮把自己人和敵人一起轟殺......尼堪怎么兇殘如此了?

    “孔圣人保佑......刀槍不入啦!”

    就在這時,歡呼聲如雷一般,在丙字號圓堡的城門樓上響起。

    大將軍炮噴出的鐵珠子真的長了眼睛,專殺韃子,不打漢人啊(都趴在沙袋后面,當然打不著了)!

    這是神跡啊!這說明孔圣人的保佑是管用的!不僅可以刀槍不入,連炮子兒都不怕了......這可怎么辦?

    “別打了,別打了......這曲阜有點邪門啊!”多鐸也有點怕了,“還是收兵回營吧!”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