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我來自繆星 > 第252章 胡成志
    黑暗的天際中忽然出現一個光點,光點逐漸變大,緩緩降落到湖岸邊,果然是一臺“掠光”飛車。

    車門迅打開,里面的夢魘正在招手:“丁先生,快上來。”

    丁蒙沒有遲疑,和杜墨一起低頭鉆進車廂,飛車再度升空,朝著星艦的維修港飛去。

    操控飛車的人是毛子,毛子的飛船駕駛技術一向都還過得去,這輛飛車也不知道他是從哪兒混來的,弄不好還是偷來的。

    副位上的人自然就是四眼了,四眼這會兒煙正抽得爽歪歪,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線。

    毛子有點不滿:“四眼,看我這么辛苦,又是弄車又是接人的,把你那煙分一根來,對,就是那個死阿媽的牌子。”

    “死阿媽?”四眼頓時就是一陣猛咳:“你這沒文化的東西,那叫阿詩瑪,紅塔山你認成塌轟山,阿詩瑪你來個死阿媽,下次如果得包大重九,你是不是會說成救蟲打?”

    毛子訕笑著道:“對對對,阿詩瑪阿詩瑪,來根阿詩瑪……”

    兩人左一根右一根的抽著,飛車很快抵達了維修港。

    極盜兵團的主要頭目都被滅了,湖心小島的空間估計還沒有驚動其他星艦,所以現在就是最好的撤離時機。

    只不過任丁蒙想過各種撤退策略,也萬萬沒有想到停在維修港的居然是天運號巨環運輸船,廖章帶著一群鶯鶯燕燕的美女在停機坪上一字排開,一見到丁蒙等人下車,立即整齊的低頭:“歡迎貴客光臨天運號運輸船,柏古星歡迎您的到來,祝你夜晚愉快……”

    “這……”丁蒙現在也有點佩服四眼和毛子了,居然召來了廖章的公共安全船,搭乘這艘船返回當真是神不知不覺。

    這一路上就算極盜兵團覺察到不對,想來追擊也沒轍,這是默認不能攻擊的船只,畢竟是6銘親自定下的規矩,現在6銘已經掛了,新的團長還不知道在哪里呢。

    丁蒙忍不住好奇:“這廖章不是三個月才出行一趟嗎?怎么專門等在這了?”

    夢顏也在好奇:“你們兩個是怎么說服他的?”

    “咳咳!”四眼眼珠子亂轉,小聲答道,“我和毛子在他那里辦了二十張大神會員卡……咳咳……”

    “人才!”小壞冒了出來,“這樣也行?”

    廖章已在主動解釋了:“嘿嘿,狼哥,哦不不不,是丁總,丁總您來的時候我就承諾過,你們的心情就是我們的表情,你們的想法就是我們的做法,顧客至上、服務無限,要不要房間吶?六折,老顧客嘛,呵呵……”

    丁蒙不禁莞爾:“那就來兩間吧!”

    隨著天運號晃悠悠的駛出星艦,慢慢的飄到柏古星的主航道上,廖章領著一行人朝艙體內部走去,但去的方向卻不是VIp住宿區,而是用餐區。

    這下四眼就納悶了:“喂喂,我說廖總,咱們現在不餓啊,你這是干什么呢?請我們吃飯?”

    廖章面有難色:“石總,兄弟這是小買賣不容易啊,你是辦了二十張大神會員卡不假,可那邊那位,他直接辦了五十張神會員卡啊……”

    神會員卡?尼瑪還有這種東西?四眼有點傻眼,他懷疑自己耳朵霧又沒聽清楚。

    但丁蒙卻忽然笑了:“我就在奇怪,天運號怎么會來到這里,原來如此。”

    天運號的用餐區自然是很簡陋的,比起湖心小島的地下餐廳都不如,不過那種四人座的長條餐桌倒還是有,現在最中央一張桌子邊就坐著一個人,桌上還擺著一瓶酒和幾樣小菜,看得出來這人的心情很不錯,還有心思喝酒。

    也直到丁蒙一行走近,胡成志這才笑瞇瞇的抬頭:“坐!”

    胡成志身后還有四個保鏢,那個小年輕也在,看到這情形,夢顏不禁白了一眼四眼和毛子,那意思很明顯:你以為你們自己很聰明是吧?人家也不是傻子,你能想到的人家早就料到了,而且從一開始就坐在這里等著截胡了。

    四眼卻是對廖章不滿:“尿……尿總,你這不厚道啊,都不事先告訴我有神會員卡。”

    “你現在不就知道了嗎?”廖章小聲嘟噥著,胡成志的人要找他辦什么神會員卡,他就是沒有這種卡也要變得有。

    別看頂風飲食娛樂國際有限公司這名字很拉風,但在盛豪集團這四個字面前廖總沒辦法“尿三丈”的。

    丁蒙很快在胡成志的對面位置上坐下:“胡老先生要等的人恐怕不是我吧?”

    胡成志笑了:“丁兄弟誤會了,我等的不是人。”

    等的不是人,那么他等的就是貨了,至于來的人是誰,那并不重要,丁蒙已經想到了這一點,要么是白樂帶著逆源晶體歸來,要么就是自己帶著背包前來,反正他胡成志始終守在這里,誰來都一樣。

    胡成志收起了笑容,正色道:“不過丁小兄弟還是出乎我的意料啊,居然能走到這船上來,實在是厲害。”

    他的話雖然說得客氣委婉,但意思旁人還是聽得出來的:原本活著上船的人應該是白樂,而不是丁蒙,但現在丁蒙來了,那就證明白樂已經被干掉,這個梁子結得大了,因為你面對的是盛豪集團這尊龐然大物。

    丁蒙沉吟著,道:“看來胡老先生是要給我一個說法了,是嗎?”

    胡成志又笑了:“丁兄弟你又誤會了,你是不是覺得我們盛豪集團會對付你?”

    他終于還是承認自己是盛豪集團派出而來的代表,但這話還是說出了丁蒙內心的猜疑。

    丁蒙嘆了口氣:“老實說,我也希望這是錯覺。”

    胡成志笑道:“我們盛豪集團一向惜才愛才,對人才的重視正如對新型技術的開一樣,像丁兄弟你這樣的年輕才俊,我們尊重都來不及,怎么可能想著要對付你呢?”

    他是笑得很友善,但丁蒙卻從這張笑臉中看到了這家伙老奸巨猾的一面,道理很簡單:這個逆源晶體,對方從一開始就在打主意。

    胡成志繼續道:“其實我們盛豪一直很歡迎那些有志之士加盟的,這畢竟是聯邦數一數二的大平臺,像丁兄弟這樣的人,只有在這種平臺上才能真正展現你的才華……”

    他倒不是在胡亂吹捧,而是自內心的贊賞,丁蒙那神乎其技的鑒定本事已是一絕,現在又活著登上了天運號,丁蒙還活著證明白樂連同那臺戰甲十有八九就報銷了,如此厲害的人物確實值得盛豪集團的重視。

    當然,他真正看中是丁蒙的年齡,這才是丁蒙最大的資本。

    面對胡成志的游說,丁蒙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白樂長官好像也在這個平臺上,只可惜我沒看到他展示了什么才華,就連尸體都見不著。”

    這話一出口,餐廳的氣氛驟然緊張起來。

    胡成志居然還在笑:“人與人之間的際遇是不一樣的,我總覺得真正的人才,不是他去找平臺,而是平臺來找他……”

    “啪!啪!啪!”

    幾記輕微的掌聲忽然響起,通道口傳來了一個柔媚的女聲:“胡老,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啊,姜到底是老的辣。”

    眾人扭頭一看,只見許夢晴領著伊藍和那個男保鏢走了過來,人群里的四眼迅扭住廖章:“尿總,你別告訴我她辦了一百張神會員,于是你也把她放上船來了?”

    廖章的表情苦得不能再苦了:“她沒有辦會員卡。”

    四眼納悶了:“那她怎么能夠上船來?”

    廖章直翻白眼:“因為她直接把這艘船給買下來了。”

    四眼一巴掌拍在自己腦門上:“尼瑪,有錢果然可以為所欲為,毛子來根老紅霉吧,我覺得我好霉……”

    毛子現在沒法給他遞煙,因為許夢晴已經在桌前坐下,笑吟吟的話了:“胡老,知道我最佩服你哪一點嗎?”

    胡成志笑道:“許小姐請講!”

    許夢晴眼波流轉:“我最佩服你做生意的精明,你明明是沖著這批貨來的,卻打出了愛惜人才的口號,想招攬丁兄弟加盟盛豪,這樣一來你不但貨到手了,而且還不花一分錢,高!實在是高!”

    胡成志當真沉得住氣,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在笑:“但我起碼是帶著十足的誠意來的,丁兄弟若有什么需求,可以盡管開口,只要是盛豪集團能夠提供的,那就絕對會全力提供。”

    這話聽起來虛無縹緲,但實際上還真是這么回事,因為現在幾大家應該是都知道了,丁蒙背包里面裝著逆源晶體,這種東西就算你出得足夠的價錢,人家都未必肯賣的,你必須拿同等價值的玩意去換才有那個可能。

    許夢晴也笑了:“我負責任的說一句,盛豪集團有的,我們星虹集團照樣有,丁兄弟看上什么盡管開口。”

    她也終于承認自己的身份了,而且說這話時她那勾魂奪魄的眼波有意無意朝丁蒙掃了幾眼,暗示的味道很濃,當然,她這種眼神只要是個男人都懂,她才不信丁蒙會無動于衷。

    事情展到了現在,打是不可能再打了,許夢晴坐在這里就不可能打得起來,但這兩家人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丁蒙也頗為頭疼,雖說他一向是不慫任何人的,不過道理擺在那里:你再怎么任性,也不能和全世界為敵呀。

    自己已經把海天集團得罪得死死的,不能再同時把這兩尊龐然大物給得罪了,盛豪還是星虹,他現在必須選擇一家,否則離開柏古星都成問題。

    這時旁邊一直很安靜的杜墨忽然開口了:“丁蒙,其實我們星輝學院一直對這方面有很深的研究,星虹集團就得益于我們學校的技術支持。”

    丁蒙驚訝的扭頭,這一刻他恍然大悟,這杜墨原來是站在許夢晴這一邊的。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