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重生之激流年代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不智
    袁世嗚最初的想法可不是這樣,作為星空互聯的一名忠實老客戶,uc互聯上線第一天他已經安裝了這款聊天軟件,很快他現身邊的幾個老網蟲也成了uc互聯的第一批用戶,接著就是一陣快樂至極的聊天時光。

    與IcQ相比,星空互聯新推出的的uc互聯滿足了袁世鳴對一款聊天軟件的全部需求,讓他覺得有著聊不完的話題,天天都這樣開心,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現這個月的網費又爆炸了。

    七百多電話費與網費讓袁世鳴欲哭無淚,更糟的是這幾十個小時的上網他幾乎都在聊天,真正想干的正經事一件也沒干,因此袁世鳴痛下決心卸載uc互聯。

    但是袁世鳴卸載uc互聯不到一天時間又把uc裝回去了,之所以裝回去自然是因為寂寞空虛冷,而且習慣了uc互聯之后再使用IcQ就象回到了恐龍時代,怎么用都不習慣,而且很多IcQ好友現在已經轉移到uc互聯上去,IcQ在線的好友剩下下幾個。

    可真正的問題是上網聊天這件事是越陷越深,等袁世鳴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又浪費了好多寶貴的上網時間在uc互聯上,所以第二次卸載的時候他干脆是賭咒誓,決心這輩子都不用uc互聯這款浪費時間浪費生命的垃圾軟件。

    但是幾個小時之后,他在網上又現了一篇關于uc互聯的高級使用指南,里面提供了一些只有老手都知道的技巧與入口,袁世鳴一猶豫又轉回了星空互聯的頁結果現uc互聯又進行了一次大更新增加了至為重要的“表情包”功能。

    這讓袁世鳴激動之余把uc互聯又裝回來了,只是他是越用越興奮越興奮越用越覺得膽戰心驚,以前都說是信息高公路,可現在的問題是他的網絡生活是圍繞著星空互聯轉圈圈,現在的uc互聯已經跟星空互聯網站一樣戒不掉了,可他已經心有所屬了,不能再在網絡上再浪費時間。

    他之所以第三次卸載uc互聯就是清醒得認識到這一點,只是卸載不到半小時一個老同學打電話給他報喜來:“什么?菲兒也上uc互聯,你知道不知道她的uc號是多少?老李,務必你幫我打聽清楚,好好好,我們上uc好好聊一聊!”

    他是真沒想到自己心儀的女神也上uc互聯,既然女神上uc互聯那袁世鳴自然只有一種選擇:把uc互聯裝回來!

    網絡世界太復雜壞人太多,他準備第一時間沖過去保護自己的女神。

    只是幾天之后袁世鳴現即使自己的女神很少用uc互聯他也沒有辦法卸載uc互聯,他的老同學們全在uc上面,要想追到菲兒一定得有這群初中同學的幫忙才行。

    在絡世界不斷上演著這樣的故事,雖然uc互聯的用戶流失率甚至過了易弱水最初預想的7o%,但是正如易弱水當初所說的那樣,現在uc互聯已經是互聯網上的必備軟件,這些用戶還是得把uc互聯裝回去,頂多是注冊一個新號繼續用,很多用戶裝了卸卸了裝,前前后后折騰五六回,最后還是現uc互聯已經是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

    現在的uc互聯已經改變了整個中國互聯網格局,很多人現互聯網不可能錯過客戶端軟件,而受到沖擊最大的自然是四通利方,原本四通利方是鼓足了干勁,準備利用九八世界杯的天賜良機打個翻身仗,即使不能過星空互聯也要斗個平分秋色。

    但是現在星空互聯推出了uc互聯之后,四通利方這邊完全被打蒙了。

    可是面對uc互聯一路攻城略地,四通利方卻是什么都不能做,而且幾個管理層觀察了一下,四通利方至少有近半員工是uc互聯的用戶。

    星空互聯做為中國互聯網排名第一的商業網站,號召力驚人甚至可以說是登高一呼萬眾響應,四通利方經營了這么多年可是在線人數卻只有uc互聯的零頭,他們足足花了一個多星期才終于作出了反應。

    王治國覺得星空互聯這邊太不務正業了,明明是網站與網站之間的競爭,星空互聯怎么突然打起了客戶端之戰而且還搞突然襲擊,可問題是星空互聯這么干效果似乎還挺好,一個中層直接在會議室挑明了這點:“uc互聯的在線人數已經突破千人了!”

    王治國瞪了這個中層干部一眼:“uc互聯在線人數早就突破千人,他們上線的第一天就突破千人了,現在最高峰都突破了一萬人,而且這個數字都是實數,沒有水份!”

    說到一萬在線這個數字王治國都覺得眼紅,現在中國網民剛剛突破百萬,而且多數網民并不能天天上網的情況uc互聯做到過一萬人在線簡直是一個逆天的數字,更逆天的是星空互聯的在線人數每天都在漲。

    只是說話的中層干部卻是有著自己的一番道理:“我說的不是最高在線人數,我是說一天的最低在線人數,前幾天早上六七點低峰期的時候uc的在線人數頻繁跌破千人,可是現在在線最少的時候都有一千五百人,而且老用數越來越多!”

    這正是四通利方最頭痛的問題,明明準備門戶之戰上一決勝負,沒想到星空互聯突然換了一條賽道不說而且已方毫無準備,大家都覺得原來是用短跑一決勝負結果星空互聯卻把跑道換成了三千米,偏偏四通利方根本這邊沒有人練長跑,因此馬上就有人說道:“不能再這么下去,再這么下去,星空互聯不一定能成中國的雅虎,但是一定會成為中國的IcQ。”

    雖然星空互聯的uc互聯看起來跟以色列人制作的IcQ名稱完全不同,不但增加了很多新功能,甚至界面上也完全不一樣,但是四通利方的這些管理層都很清楚uc互聯就是借用了IcQ的創意并進行非常成功的本地化,

    王治國問出了自己真正想要的問題:“我們要不要制作一個四通利方版的IcQ?我們四通利方在軟件開有著絕對優勢!”

    雖然星空互聯的uc互聯第一個站出來搶跑,但是王治國覺得四通利方還有機會,現在星空互聯的uc互聯上線還不到十天,雖然在線用戶不少但是用戶習慣還沒有建立起來,只要四通利方奮起直追,絕對是有機會彎道車再次越星空互聯,畢竟四通利方的本業就是軟件開,客戶端軟件應當是他們的絕對主場才對。

    只是管理層與中層干部都反對王治國的建議:“沒有機會,來不及了!”

    “開軟件至少得幾個月,可開出來根本來不及了!”

    “是啊,換一家公司我們還有希望,星空互聯不行!”

    “在這個賽道與星空互聯斗氣是最不明智的選擇!”

    “咱們就是跟星空互聯斗氣,也不能在國內跟他們斗氣!”

    為什么來不及?大家有一番自己的道理。

    四通利方的主業是軟件開,而互聯網業務原來只是四通利方的副業而已,在場的管理層與中層干部之所以群起反對是因為投入太大風險太大,一位副總當即表示:“我們已經打聽過了,星空互聯這次在uc互聯的投入是三個一百萬,按徐靜儀的原話就是三個一百多萬,有了這三個一百萬,咱們至少要投入一千萬到兩千萬才行,甚至可能兩千萬都不夠!”

    馬上就有人問道:“是哪三個一百萬?”

    說話的副總當即說道:“第一個一百萬是他們在軟件開上面用了一百萬,我打聽過了,這次星空互聯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據說連江東信息港的江月容都是上線前一小時才知道星空互聯有這么一款產品,他們集中了二十個程序員在江東貿專專門封閉開了三四個月!”

    “當然,我們四通利方軟件開經驗比他們豐富,我覺得用十個程序員三個月時間就能開調試出來!”

    只是包括王治國在內,都覺得十個程序員三個月時間開出來似乎是比較樂觀的看法,但是四通利方沒有三個月的時間,王治國已經說道:“三個月不行,等上三個月黃花菜都涼了,可以給十個程序員,但最多只有四十五天,還有兩個一百萬是什么?”

    只是王治國這么一說,大家都覺得四十五天時間根本趕不出來,即使趕出來只能完成一個原型而已,后繼還得繼續開,可是uc互聯上線以后已經更新了三次,不但提升了穩定性還新增很多實用功能,四通利方如果想在四十五天追上uc互聯必須把全公司都賭上去。

    而且更重要的是四通利方的網站部門總共只有十來個人,現在為了開這個四通利方版的icq卻要投入十幾個人甚至幾十個,投入產出極不經濟,還真不如把這些人力投入到網站部門去。

    只是大家還是抱著一線希望,而言的副總繼續說道:“第二個一百萬是服務器硬件與帶寬方面的投入,他們這次用了十幾臺望山電腦生產的服務器,163、169、教育網、金橋網甚至海外都專門配置了服務器并保證能夠互聯互通,絕對是大手筆大投入!”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