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110 007
    接受冊封的前一天,按照規定,代表愛德華七世來到比勒陀利亞的赫伯特·約翰·格拉斯頓子爵要問羅克幾個問題。

    這本來只是個常規程序,并沒有任何特殊意義,但是當羅克接受詢問的時候,卻感覺到幾分不尋常的味道。

    “洛克爵士,明天可能就要稱呼你為尼亞薩蘭勛爵了,但是在得到這份殊榮之前,我要詢問你幾個問題。”格拉斯頓子爵看似隨意,但是旁邊還坐著兩個沒有進行自我介紹的官員,這和亨利說的不一樣。

    亨利在倫敦也接受過類似的詢問,當時只有一名官員,而且并不是在封閉的房間。

    兩名沒有做自我介紹的官員都是一身正裝,表情嚴肅,很符合羅克印象中,那種最保守的英國人形象。

    從羅克走進房間開始,這兩個人一直在用看罪犯的眼神上下打量羅克,這種眼神讓羅克很不舒服。

    “好的請問吧,格拉斯頓勛爵,我一定知無不言。”羅克表情平靜,雖然那兩個人沒有做自我介紹,羅克還是對他們微笑點頭。

    其中一個年輕點的微笑回應,另一位表情依然嚴肅。

    “洛克爵士,請原諒我繼續稱呼你為‘爵士’,我們都知道,塞西爾·羅德斯先生在世的時候針對葡屬東非進行過一些布置,談談你接手這段時間,你在葡屬東非做了些什么,又有些什么效果吧。”格拉斯頓子爵好整以暇,原本的歷史上,他過兩年會被封為伯爵,然后來到德蘭士瓦,接替阿德成為德蘭士瓦總督。

    那時候已經不是德蘭士瓦總督了,而是南非聯邦總督。

    不過現在不一定,羅克可沒想讓阿德離開德蘭士瓦,不管是從能力上考慮,還是從關系密切程度上考慮,羅克都希望阿德能一直留在德蘭士瓦工作,這樣阿德就會對布爾人形成持續壓制。

    最關鍵的是,阿德沒孩子,這樣他就會把更多的心思放在治理領地上,如果阿德離開德蘭士瓦,那處于感情上考慮,恐怕羅克就只能選擇菲利普·馬蒂爾達,那樣一來,馬蒂爾達家族的勢力就太龐大了。

    “在這里?”羅克有點懷疑,塞西爾·羅德斯針對葡屬東非的很多行為其實都是見不得光的,羅克不想這么直白的說出來。

    更何況,羅克注意到,房間里還有記員,這也就意味著,羅克所說的一切都會被記錄,這有可能在未來會給羅克帶來麻煩。

    “不用擔心洛克爵士,我是戰爭辦公室高級職員克里斯·艾利斯,我身邊的這位是弗蘭克·弗雷德里克處長,你完全不用擔心。”年輕點的黑衣人終于主動介紹。

    戰爭辦公室隸屬于戰爭部,是一個非常神秘的部門,是英國情報局的前身,情報局就不需要介紹了,大名鼎鼎的軍情五處、六處,都是情報局的下屬機構。

    換句話說,羅克面前的這兩位,就是大名鼎鼎的oo7.

    “好吧,塞西爾·羅德斯先生——”羅克的大腦在飛運轉,未來大名鼎鼎的oo7找上門絕對不是好事,雖然軍情五處、六處要到19o9年才會成立,但是這個部門從誕生之前就和情報、陰謀、暗殺、乃至暴亂聯系在一起,現在雖然軍情五處、六處還沒有成立,但是很明顯戰爭辦公室已經有人專門負責這方面的工作,所以,羅克要仔細衡量什么能說,什么不能說。

    格拉斯頓子爵沒有給羅克留出充足的時間思考,羅克的話剛剛有點停頓,格拉斯頓子爵就追問:“是的,塞西爾·羅德斯先生,我們很關心這部分。”

    “——塞西爾·羅德斯先生確實是非常關心葡屬東非,為此塞西爾·羅德斯先生向葡屬東非派出了不少情報人員,搜集葡屬東非的資料,獲得關于葡屬東非的情報,其實不僅僅是葡屬東非,對于坦葛尼喀和剛果自由邦,塞西爾·羅德斯先生同樣關注,我們都知道,如果我們要完成‘兩c計劃’,坦葛尼喀和剛果自由邦是繞不過去的一個坎。”羅克實話實說,如果戰爭辦公室關注這方面的情況,那么戰爭辦公室一定掌握了相關資料,羅克沒有隱瞞的必要。

    “那么,效果怎么樣?”克里斯·艾利斯追問。

    “還不錯,葡屬東非的堯族人一直在反抗葡萄牙人的殖民,塞西爾·羅德斯先生注意到了這一點,但是還沒有來得及行動,戰爭就爆了,所以——”羅克做了個很無奈的手勢,接下來的這部分,羅克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那么,在你接手尼亞薩蘭之后呢?”克里斯·艾利斯步步緊逼。

    “當然是恢復尼亞薩蘭的經濟,不管到什么時候,經濟都是很重要的,擁有雄厚的經濟實力,我們才有能力對外擴張,才有能力擴大我們的影響,這是我一直以來所堅持的。”羅克才不會自爆黑歷史,不管誰問,羅克都會堅決不承認。

    “那么在堯族人的反抗中,尼亞薩蘭現在起到了什么作用?”克里斯·艾利斯不著急,慢慢和羅克兜圈子。

    “作用?我不明白——”羅克的表情很困惑,好像真的什么都沒做一樣:“如果非要說有作用,那么我想尼亞薩蘭應該是一個示范作用,證明經濟展對于民眾生活的促進作用,我想這會讓葡屬東非境內的堯族人對尼亞薩蘭心生向往,從而促進尼亞薩蘭對堯族人的吸引力——當然了,尼亞薩蘭也不需要他們。”

    羅克說完,格拉斯頓子爵臉上的表情就很精彩,克里斯和弗蘭克對視一眼,臉上的表情都有點無奈。

    羅克雖然還不是男爵,但從男爵也是貴族,已經不是任人拿捏的小角色了,戰爭辦公室對于普通人或許很有威懾力,但是對于羅克這樣的人,戰爭辦公室基本上是很無奈的,他們總不能把羅克關起來審訊,格拉斯頓子爵也不會允許這種事生。

    這就是貴族群體的特權。

    “羅克爵士,先聲明,我們對你沒有惡意。”克里斯的表情很真摯。

    羅克看似無意的掃了眼記員。

    克里斯用力抿了抿嘴,對記員做了個手勢。

    記員面無表情的起身,拿著記錄本離開房間,沒忘記回身關好門。

    “好了,現在我們可以坦誠一些了嗎?”克里斯無奈攤手,弗蘭克的表情依舊陰沉。

    “我一直是很坦誠的。”羅克才不承認對戰爭辦公室有保留。

    克里斯長嘆一聲,格拉斯頓子爵坐直了一點:“聊聊堯族人中的那些祖魯人。”

    戲肉來了,羅克打起精神,這部分同樣不能承認,不過羅克可以描述的更隱晦一點。

    “堯族人中確實是有祖魯人,我們都知道戰爭期間有很多祖魯人為遠征軍效力,現在戰爭結束,他們返回祖魯蘭,但是經歷過戰爭之后,他們不再甘于平凡,所以他們就去葡屬東非,幫助葡屬東非的堯族人對抗葡萄牙人,這是他們的自行為,沒有人應該為此負責。”羅克滴水不漏,不管怎么說,羅克都不會承認這些事和自己有關系。

    就算葡萄牙人抓到祖魯人,并且拿到祖魯人的口供,羅克也堅決不會承認,口供誰不會做,羅克身為警察還是這方面的專家呢,所有不利于羅克的證據肯定都是污蔑,大家屁股都不干凈,誰都別說誰,信不信羅克分分鐘也能找到很多葡萄牙人在布爾戰爭中支持布爾人的證據?

    至于戰爭辦公室,說實話,羅克同樣不信任他們,現在看上去沒關系,羅克是英國的貴族,尼亞薩蘭是英國的領土,但是未來不一定,羅克可不想五十年之后被人翻出來一大堆黑歷史,所以——

    沒錯,葡屬東非有祖魯人,但是那和尼亞薩蘭沒關系!

    “洛克爵士,你很有做情報的潛質。”弗蘭克終于話。

    羅克欠欠身表示感謝,連話都懶得說。

    好聽話誰都會說,羅克當然有搞情報的潛質,但是戰爭辦公室要是想在尼亞薩蘭開展情報工作,甚至是一步到位把羅克展成為情報人員,那得拿出來一定的誠意。

    “張伯倫部長回到倫敦后,向戰爭辦公室提交了一份報告,戰爭辦公室對約翰內斯堡警察局的結構很感興趣,能聊聊這方面的情況嗎?”弗蘭克不提尼亞薩蘭,而是說起約翰內斯堡警察局的結構,這又是個敏感問題。

    “約翰內斯堡的情況有點特殊,或者說,整個南部非洲的情況都很特殊,我們在南部非洲沒有足夠的人口,所以我們不得不依靠少數族裔,不管是布爾人、還是華人、又或者祖魯人,只要他們愿意向國王效忠,那么我們要接納他們,否則只依靠英裔,我們連約翰內斯堡的黃金都挖不出來。”羅克這方面也是實話實說,這都是很現實的情況,約瑟夫·張伯倫也是認可的。

    “那么,洛克爵士,你認為如果大規模使用少數族裔,能不能保證南部非洲的穩定?”弗蘭克提出一個很尖銳的問題,這個問題不僅存在于南部非洲,放眼英國在全世界的所有殖民地,都是客觀存在的。

    英國人實在是太少了,而英國的殖民地實在是太大了,這導致英國沒有足夠的人手填充殖民地,只能依靠殖民地的本地土著。

    但是土著很明顯是靠不住的,甚至連殖民地的英國人都靠不住,比如加拿大和澳大利亞,這兩個地區的白人其實大多數都是英國人,但是現在依然要脫離英國尋求自治,所以如何在戰略收縮的情況下保住遍布全球的殖民地,應該是今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內,英國政府的主要工作。

    “不知道,我想誰都不敢做出這方面的保證,不過我們可以進行假設,如果德蘭士瓦只有布爾人和英國人,那么德蘭士瓦的未來會怎樣?”羅克無法給出任何保證,這個假設足夠人深思。

    確實,羅克提出這個假設之后,克里斯和弗蘭克、格拉斯頓子爵都陷入沉默。

    答案其實很明顯,德蘭士瓦如果只有布爾人和英國人,那么如果實行民主代議制度,布爾人將肯定戰勝英國人,繼而成為德蘭士瓦,甚至整個南部非洲的統治者。

    到那時,英國為征服布爾國家付出的全部努力都將付諸東流,而且還會賠掉原本屬于英國的開普和納塔爾。

    “那么你理想中的南部非洲是什么樣的?”弗蘭克又暗藏殺機。

    “我理想中的南部非洲是不可能實現的,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南部非洲沒有戰爭,沒有爭議,所有人都能和平共處,為了創造幸福生活而努力,這就是個烏托邦,永遠都不可能實現——”羅克先畫了個大餅,然后再把大餅切開:“——既然理想中的烏托邦無法實現,那么我們就只能接受現實,現實就是目前的德蘭士瓦沒有布爾人的生存空間,所以不管奧蘭治和開普、納塔爾怎樣,最起碼德蘭士瓦的穩定是有保證的,當然這有一個前提,必須對布爾人形成壓制,或者說,即便無法壓制,也要給布爾人足夠的制衡。”

    羅克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要是弗蘭克還是冥頑不靈,那羅克也就徹底死心了,不過是一個男爵而已,要不要說實話都無所謂,就現在的尼亞薩蘭,英國政府就算是收回,羅克也有把握把英國政府派來的官員架空,然后同化,或者是趕走。

    弗蘭克沒有急著給出結論,用陰沉的眼神看了羅克好半天。

    羅克毫不畏懼的看回去,二十世紀初的情報頭子會心理戰,二十一世紀的貿易狗也不差。

    好半天,弗蘭克才展顏一笑:“張伯倫部長說的沒錯,洛克爵士你確實是個聰明人,現在,讓我們來聊一聊‘兩c計劃’吧。”

    還聊“兩c計劃”?

    羅克簡直要瘋,感覺自己就是個復讀機。

    不過好像“兩c計劃”才是戰爭辦公室的工作,oo7可不就是搞陰謀的嘛。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