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付出一切,換你重生。

    ——季司深,

    題記完,

    “生了,生了!”一陣蒼老而又激動的聲音從一位老人嘴里傳出,她弓著背,走到滿頭大汗的女人身邊,女人抬起手,痛苦的抓住老人的手開口祈求:“媽,一定要替我照顧好她。”

    話音剛落下,女人便斷了氣,

    老人看著接生婆手中抱著的女嬰,痛心疾首的捶打著自己的胸口:“作孽啊!”

    ……

    另一邊,

    Z市最豪華的酒店內,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小男孩站在窗戶旁欣賞著外面的景色,他突然感覺到什么,小男孩嘴角揚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容:“果真是鬼節啊!”

    周圍陰風大作,酒店門外所栽種的富貴竹被吹倒在地,百鬼齊聚與一出,個個面露殺人的兇光!

    因為他們都知道,她出生了,

    ……

    二十年后,

    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子站在一面落地鏡旁,她抬起手撫摸著自己額頭上的胎記,那是一朵代表著詛咒的花…

    彼岸花!

    姥姥在世的時候告訴過她,她和其他的女孩子不一樣,她的出生并不只帶著死亡,同樣也帶著幸福與光明,姥姥說她會在二十歲遇見一個可以克服自己厄運的男人,

    今天剛好是她二十歲的生日,可能夠克她厄運的男人,并沒有出現,大概,她的出生只有不幸,沒有幸福吧?

    她生來克父克母,凡事接近她的人都死于非命,所以活了二十年的她,除了姥姥,除了和她一樣同為捉鬼天師的好朋友蘇語能夠接近她之外,其他人,只要靠近她一米遠的距離,一定會倒霉,

    愛上她的男人,三天之內,必定死于非命,比如他,就死于非命,云初涼苦澀的看著一旁一直響個不停的手機,

    她從鏡子里收回自己的目光,拿過一旁的手機看了一眼,是蘇語發過來的消息,

    “有大單,速來!!”

    大單?

    能夠被蘇語那小財迷稱之為大單的生意,看來真的很大……

    云初涼不由諷刺一笑,別人生日都是很幸福的和自己父母過,而她的生日,都是和鬼度過了,從她有意識開始,她的生日都是由鬼陪著過的,

    當然,有一年不是,

    也是在那一年,她害死了他,

    這是她心里無法觸碰的痛,蘇語從不會在她眼前提起,而每年的生日,她都會不自覺的想起他,

    他已經離開三年了,

    應該投胎了吧?

    云初涼搖搖頭,平復好自己的心情,拿好捉鬼的工具,開車前往蘇語所在的位置,

    ……

    涼苑,

    帝都最繁華的別墅區——

    位于總統府旁,

    云初涼開車進入涼苑時,經過重重關卡,才成功到達季家,蘇語一早就在季家門外等著云初涼,云初涼從車里拿出工具扔給蘇語:“這次的是什么鬼?”

    “替死人結冥婚。”

    云初涼皺眉:“替死人結冥婚?季家誰死了?”

    “季家家主,季司深。”

    云初涼眨眨眼,一度懷疑自己耳朵出現了問題:“你剛剛說誰死了?”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