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冥婚驚情:鬼帝大人,肆意撩! > 第5章從天而降的人頭
    重點是,一個男人抱了她,她很想問一句,那個抱過她的男人還活著嗎?亦或者,抱她的不是男人而是男鬼?那么她想問一句,那抱過她的男鬼,魂飛魄散了嗎?

    她的厄運…就是這么厲害!

    喜歡她的男人,三天之內肯定死于非命,喜歡她的男鬼,又或者是接近過她的男鬼,一個小時之內肯定魂飛魄散,

    所以那個送她回家以后的男鬼還存在于這個世界上嗎?

    不存在于世界上也就算了,誰讓那男鬼要碰她?她雖然喝醉了,但也能回家,畢竟,她還沒醉到找不到家的地步,

    云初涼坐在床上,頭疼欲裂的起床,然后去洗手間洗漱,洗了冷水臉,她才稍微的清醒了那么一點點,

    “卡擦”,

    云初涼打開房間門,準備出去給自己熬點醒酒湯,可她還沒來得及出去,就被一堆紅色的鈔票砸暈在地,

    艾瑪,這是什么?

    頭好痛,

    是不是起了一個大包?

    是不是?

    “砰!”

    云初涼躺在地上,瞇著眼睛看著朝自己倒下來的一大堆鈔票,她一度以為自己在做夢,可是當痛感襲來時,云初涼只想罵娘,

    誰能告訴她,這堆鈔票哪來的?

    “噗……”

    云初涼吐出自己嘴里的鈔票,隨后被一堆鈔票淹沒在房間中,在云初涼昏迷之前,她貌似看見了季司深,

    所以,這就是季司深報復自己的辦法?因為她不答應做他的女人,他就用一大堆鈔票來砸死自己?昨天她是沒想明白,才拒絕的季司深,現在她想明白了,不在拒絕季司深了,可他卻想用一大堆鈔票來砸死自己,

    看起來,她得重新再好好的考慮一下,到底要不要和季司深這心腸歹毒的男人在一起才行,

    季司深表示,他心腸不歹毒,而且明明是昨天她讓他用鈔票砸死她的,他照做了,她怎么還不高興?

    云初涼:“……”

    她讓他用鈔票砸死自己,他就砸死自己嗎?她讓他滾,他怎么不滾?季司深是笨蛋嗎?居然聽不出她說的話都是反話嗎?

    該死!

    季司深簡直是在憑實力單身,

    這話說的,完全沒毛病,

    *

    等云初涼再次醒來時,已經入夜,云初涼聽著耳邊鬼吼鬼叫的聲音,睡的并不安穩,這個地方怎么這么吵?是醫院?

    云初涼睜開眼睛,還沒反應過來,頭頂就掉下一顆人頭,云初涼心里大寫的臥槽!大晚上的,這是在給她玩午夜驚魂?

    她可是捉鬼天師,這女鬼來嚇自己,是在找死?云初涼抬起手抱住女鬼人頭,女鬼見狀大驚,想要逃跑,可完全掙脫不開,

    女鬼身體出現在云初涼的床尾,沒有頭的身體,身穿紅色喜服,大晚上的看上去有些瘆人,不過云初涼已經看過比女鬼更加嚇人的鬼,所以此時她,正面無表情的盯著自己懷中的女鬼……

    這女鬼怎么這么眼熟?

    她是不是在哪里見過?

    云初涼陷入回憶,

    啊,她想起來了,這女鬼不就是季司深原本的冥婚對象?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