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冥婚驚情:鬼帝大人,肆意撩! > 第27章這是什么破邏輯?
    難道季司深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人為?他是被人害死的?云初涼有那么一瞬間覺得,季司深活的也不容易,

    但對于洛依依的污蔑,云初涼不認:“洛小姐,今天出門之前你吃了糞?一見我就噴糞?污蔑人話誰都會說,但我請你適可而止,

    今天是我季家的家宴,你這個外人能不能稍微的安分一點?好歹你也給你自己留點面子,要不然多尷尬?”

    她的家宴?

    這云初涼還要不要臉了?

    這家宴明明就是季家的,和她姓云的有什么關系?洛依依氣的心肝脾肺疼,但這么多人看著,她也不好再說什么,

    洛依依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同時,云初涼也被季司深帶到自己身邊坐下,他拿過一旁干凈的碗筷放在云初涼眼前,云初涼說了一聲謝謝,不顧眾人的目光,拿起筷子就開始吃飯,

    她是真的餓了,

    早餐沒吃,午餐沒吃,現在晚餐要是再不吃,她怕自己會餓死,季母看著云初涼吃沒吃相,坐沒坐相的模樣,心里就一陣嫌棄,她兒子怎么會喜歡上這樣的女人?

    即便長得再漂亮,又能如何?

    跟狐貍精似的讓人討厭!

    季母一直盯著云初涼,云初涼像看不見一樣,繼續往嘴里塞著東西,季司深溫柔的為云初涼盛了一碗湯放在她眼前:“吃慢點,別噎著了,先喝點湯。”

    云初涼擺擺手,表示自己不需要,

    十分鐘后,云初涼吃飽喝足,

    她靠在椅子上,看著一臉嫌棄自己的季母,什么也沒說,扭頭望著季司深:“你怎么不吃?”

    “我……”

    他只能喝水,

    其他的東西無法消化,畢竟這具身體,已經死了,云初涼問完就后悔了,因為她才反應過來,季司深已經不是人了:“如果你不想吃東西,那我們就回家。”

    她很疲憊,想要休息,

    “好!”

    季司深站起身,和云初涼并肩離開了季家老宅,季母見狀,氣的把自己手中的筷子直接扔了,

    “沒教養的狐貍精!!”

    “我是絕對不允許這樣的女人進我季家大門,司深要是敢娶她,我就和他斷絕母子關系!”

    洛依依坐在不遠處,臉上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

    一出季家老宅,季司深就問道:“你不是說沒時間?怎么突然之間又來了?”

    云初涼確實是不想來,但她在酒吧,遇見了一個男人,那個男人正在被自己的兄弟們嘲笑,說什么連一個女人都管不了,有什么用,當時她的第一反應就是季司深會不會一個人在季家,也被人嘲笑?

    她作為他的妻子,其他的事情不能做,但她也不能讓他被季家的人嘲笑,所以她問了管家季家的地址,就來了,

    可是讓她沒想到的是,宴會上的人都知道她身上帶有詛咒,她是云家的后人……

    云家的后人怎么了?帶有詛咒又怎么了?就因為云家后人身上帶有詛咒,就不能被世人接受?就不能愛人嗎?

    這是什么破邏輯?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