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冥婚驚情:鬼帝大人,肆意撩! > 第36章這是在夸她嗎?
    但如果,季司深說的話是真的,那她想要克制自己身體的厄運,豈不是要每天和他接吻?而且親吻只能克制一天,若想全部被克制,難不成還要和季司深上床?

    臥槽!

    這辦法有毒!

    云初涼想要克制自己身上的厄運,又不想和季司深上床接吻,但有舍才有得,可是和一個不愛的男人做那種事情,這和讓她去死有什么區別?

    云初涼想靜靜……

    她抬起手擦了擦自己的唇,以最快的速度下了樓,季司深望著云初涼消失的背影,心里一陣苦澀,

    什么時候,她變得如此嫌棄自己了?

    *

    云初涼一跑下樓,就和顧辭遠再次打了一個照面,云初涼下意識的低頭,臥槽,她和這顧辭遠到底什么緣分?為什么不論走到哪里都能碰見他?

    這個陰魂不散的家伙,

    顧辭遠剛愁沒辦法打發對自己糾纏不清的女人,看見云初涼,顧辭遠走上前直接摟住云初涼的腰對一旁的女人說道:“看見了嗎?我喜歡的女人是她!”

    what?

    云初涼瞪大雙眼,滿臉的不敢相信,站在一旁的女人也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會輸給一個長得這么丑的女人,

    這不是云初涼嗎?

    那個身上有詛咒的女人?

    顧辭遠喜歡這樣的女人,也不怕自己被云初涼給克死嗎?女人說道:“顧老師,這云初涼長得這么丑,你到底喜歡她什么?”

    “她的心靈!”

    女人一噎:“可是顧老師,這云初涼身上有詛咒,這件事情是我們全校師生都知道的,凡事接近過她的人,要么倒霉,要么死于非命,就這樣的女人,顧老師還要喜歡云初涼嗎?”

    顧辭遠臉上笑容凝固,他現在終于知道,教室里排擠云初涼的原因了,原來她是一個倒霉蛋,不過他可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人一出生就帶著詛咒,

    那些死于非命亦或者是倒霉的同學,完全是他們自己倒霉,怎么能夠怪在云初涼身上?

    這個世界上倒霉的人這么多,難不成都要怪罪云初涼?這群學生還真是讓人喜歡不起來,空有一張好看的皮囊,心腸歹毒,又有什么用呢?

    顧辭遠自認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也卻不會和自己眼前的同學一樣,認為云初涼身上有厄運,相反,他倒是覺得這女人挺有意思,

    就是不喜歡說話,

    長得有點猥瑣,

    云初涼:“……”

    這是在夸她嗎?

    這樣的夸獎,她是拒絕的,

    他才猥瑣,他全家就他最猥瑣,

    顧辭遠強行把云初涼摟進自己懷中:“同學,我喜歡云初涼,就會接受她的一切,相反,我不喜歡你就會討厭你,現在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你在對我進行騷擾,你是想讓我告訴校長處罰你么?”

    女同學怨恨的看了云初涼一眼,隨后不甘心的離開,一個身帶詛咒的女人竟然能夠得到顧辭遠的喜歡,她云初涼憑什么?

    敢和她搶男人,她就讓云初涼知道,和她搶男人的下場,是什么!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