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一人之力 > 第十章 民宿
    臥推一倍自身體重……

    很難嗎?

    唐鴻雖有疑惑,卻沒問,如今是互聯網信息爆炸的科技時代,別管多么稀有的名詞,去網上搜索,多數都會有。

    他嘗試搜索,輸入關鍵詞:凡者、意志、身體素質。

    搜索出來的網頁列表全都是小說,這就很尷尬。他繼續搜索:臥推,自身體重。

    ‘臥推重量與體重比例,達到一倍才合格。’

    唐鴻瞬間明白了。

    但他繼續看下去,搖搖頭,這個合格標準太高了。正常人練習臥推只是鍛煉身體而已,在他們校內健身房,臥推自身重量應該不多見。

    舍友伍杰是健身房常客,因此唐鴻對健身也略知一二。

    “咦。”

    唐鴻心念一動。

    或許,這個帖子是一位凡者隨手布的。對凡者來講,臥推自身重量應該連入門都不算吧。

    索性點進去瀏覽了一番,唐鴻沒什么現,有點小遺憾。

    “臥推……”

    唐鴻猶豫了一下,點開微信,咨詢伍杰。

    專業的事情,要么咨詢專業人士,要么交給專業人士去處理,這是他前女友焦曉瑜奉為真理的觀念,也影響到了唐鴻。

    身邊的朋友同學,稱得上健身愛好者、又熟識的人好像只有伍杰。

    “什么?”

    伍杰回了個目瞪狗呆的表情:“你說你想要在一個月之內,臥推達到自身體重,甚至是一百公斤?你以前沒練過吧,沒可能的,沒可能的。”

    連續強調了兩遍。

    要知道伍杰在健身房泡了一年也才堪堪做到臥推自身體重,并且每次臥推必須有人扶著點,不然很危險。

    杠鈴落下去,自然沒問題。

    關鍵在于能否推起來,一旦胳膊酸,或者力歪了,怎么也推不上去,很容易砸下來:“唐鴻你是初學者,先推空桿,一點點增加重量。”

    “要是特別想成……”

    “可以買點肌酸、蛋白質粉,我推薦后者。肌酸盡量少吃,那東西傷身傷腎,必須維持較大運動量。另外飲食對健身很有效果,香蕉雞蛋牛肉,吃這些就行,初學者別吃什么健身餐,全都是騙你錢的。”

    伍杰講的很詳細,沒有絲毫隱瞞。

    固然。

    他跟唐鴻韓世斌的交情一般,他更喜歡跟曾黎一起玩,可都是一個宿舍的,抬頭不見低頭見,坑人的事,伍杰不做。

    唐鴻認真想了想:“蛋白質粉怎么買。”

    “你真要練!?”

    伍杰有點吃驚了,他說這么多,好像完全沒用處。

    “我想試試,一起唄。”唐鴻連道。

    “行吧。”

    伍杰沒再勸說:“我前天練了一下午還有點累,今天先不去。要不明天下午一起?或者你直接去健身中心找我。”

    ……

    當夜,唐鴻入住民宿,一個人背著書包跑出來獨住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

    這是一間公寓類型的房子,同樓層至少有幾十個房子,共享這一條忽明忽暗的公共通道:“燈壞了么,怪嚇人的。”

    他嘀咕了一句。

    輸入密碼‘396555#’,便急忙進入房間。

    嘭。

    側身關上防盜門,唐鴻扭了扭防盜門內側把手的下方按鈕,居然沒有用。

    他微微一驚。

    防盜門不能反鎖。

    轉念一想,公寓類型的樓層,應該比個人家更安全吧,唐鴻掃視著這間民宿的擺設,拎過來一個塑料椅子,擋在門縫處。

    盡管此舉無意義。

    但,萬一有人闖進來,他至少不會死的不明不白:“差評,我要差評。”

    差評也只是說說。

    現在這年頭,誰敢給差評。訂個外賣給差評,都要被一堆鍵盤圣母噴的生活不能自理,乃至于懷疑人生,也不知從何時起,好評變成了義務,差評變成了罪惡。

    “再看看。”

    唐鴻逛了起來。

    房間不大,還有陽臺,廚房。小客廳擺著電視,是那種可以投屏的網絡電視。臥室跟客廳打通,沒有門,僅有一個承重柱立在中間。

    “我的天。”

    不得不說,雙人床相當的矮,離地只有十多厘米。

    習慣了住在學校宿舍四人寢、上床下桌的唐鴻頓時感到了源自現實生活的滿滿惡意。

    這與網上的民宿介紹圖片,差得不是一星半點啊,唐鴻愣住了。

    坑爹啊!

    ps美顏大仙術,用在人身上也就罷了,房圖居然也能用!

    “合法嗎。”

    唐鴻生無可戀的躺在床上。

    咚咚。

    微信收到了一條未讀消息,是韓世斌的:“阿姨查房了,吃完你去哪了啊,真不回宿舍住了?”

    “真的!”

    “不要打擾我!”

    唐鴻回了個哈士奇斜睨微笑的圖片。

    韓世斌瞬間驚了,難道這個沉浸在失去初戀數月之久的舍友終于找到了新的女朋友。他想問又不敢問,默默祝福,默默打游戲去了。

    ——

    黃河組織云海分部辦事處。

    此時的辦公區域、空無一人,清晨日光照耀的正廳金碧輝煌。正門旁側的接待臺,里面站著一位畫著淡妝的年輕女子,純白正裝搭配著淺色襯衫,沒戴耳環,也沒有任何飾品。

    她噙著嫣然笑意,視線垂落,不知在看些什么。

    前臺接待,也屬于黃河組織的正式成員。

    像范妤這樣的人在黃河組織還有很多。由于各式各類的原因,無從進入特訓營,自身又略有天賦,意志力尚可,經過多重考驗,就能以普通人身份繼續留在黃河組織。

    等待機會。

    沒錯,成為凡者的機會。

    “方顧問。”

    她聽到會議室開門聲響,急忙抬頭看過去,就見到面無表情的方南洵捧著手機,那指尖幾如幻影,飛敲字,仿佛兩倍播放的視頻。

    范妤也見怪不怪。

    即使在全國范圍,顧問級別的人物依然是一等一的強者,完全有能力扛起一座地級城市的阻擊任務。

    “小妤。”

    方南洵微微一笑。云海分部辦事處的前臺妹子范妤長得很漂亮,再加上平時熱情會說話,不忙的時候,他也不介意聊聊,聊完人生聊理想,聊完理想聊凡。

    凡者之路,異常艱難。

    但能夠對抗神祇的奇妙力量,自從異空間出現,直到現在,僅僅現了這么一條路而已。

    華國古代修真、祭祀封神、妖魔鬼怪,乃至于國外的巫師戰士、魔法信仰、吸血鬼驅魔者等等一系列傳說故事,統統不存在,找也找不到,更別說真正修煉,這是無盡的絕望,難以戰勝的異空間神祇入侵。

    最初,人們將希望寄托于漫天神佛與真仙,戰爭主流方式是炮火齊鳴熱武器。

    后來,人們終于意識到,人必須依靠自己,無堅不摧的意志是抵抗神祇的有力武器。

    不求仙,不拜佛,假如說第一位凡者的誕生是微弱曙光。

    那么凡者體系的初步建立便是一切的希望。

    作為黃河組織內部、普通人身份的正式成員,范妤很想成為凡者,盡管傷亡率高的嚇人,她搭話:“方顧問,您推薦的那位年輕人,今天上午柳顧問和岑顧問都翻過他資料……”

    “我曉得。”方南洵淡笑著點了點頭。

    “他,他是哪家的公子?”范妤怎么也想不通,一個尚未進入特訓營的年輕人如何能引起三位顧問的重視,怕不是家世通天。

    在黃河組織,想要進入特訓營,只有兩個方式。一個是捐名自薦,拿出大量資源買名額。另一個則是由凡者自主推薦,在茫茫人海之中,掘出‘可能成為凡者’的人。

    前者,多為家世優渥的非嫡子,男女皆可。

    后者,各行各業都有,甚至有國外的民間組織還會招攬罪犯。

    方南洵看著范妤,暗暗點頭,這丫頭眼神明亮,不卑不亢,沒準兒以后有機會成為凡者,他慢條斯理說道:“什么公子,他是人才,入的是推薦渠道。”

    簽合同那天,另外兩個坐鎮云海分部辦事處的凡顧問并沒有看出唐鴻有什么特殊之處,還以為方南洵照例收錢給的名額。

    而官方突然詢查,才引起除了方南洵以外的那兩位分部顧問的好奇。

    看過監控記錄,兩人都詫異,那可是一尊危險神的神祇圣音,普通凡者都要屏息,稍有不慎,便會失去意識。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