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賢樓小說網 > 一人之力 > 第十一章 有錢能使鬼推磨
    清晨時分。

    云海市某處民宿。

    總算收到每天起床第一句的唐鴻臉上掛滿了笑容。

    【叮咚!】

    【體驗一個人的生活,一人值加一】

    【叮咚!】

    【初次體驗一個人的民宿夜晚,一人值加一】

    孤零零一個人躺在床上,唐鴻望著天花板,一動不動。

    他嘴角勾勒的,是幸福。

    恍恍惚惚的唐鴻又睡了過去,再睜眼已是中午,錯過兩堂選修課。他感到有點懊悔,急匆匆收拾離開,沒再久留。

    民宿的退房時間,都是十二點。

    回學校的路上,唐鴻點開微信,沒給差評。

    他心情特別晴朗,哪怕上午天氣突然變化,淅瀝瀝的五月連綿細雨散著陰冷溫度:“住一次民宿,收獲兩點一人值,性價比真高!”

    先是驗證了每天起床第一句的消失原因:

    與唐鴻推測相同,必須是一個人睡覺。學校寢室,怕是不能再住了,韓世斌曾黎伍杰三個人住在宿舍,他就難以觸每天晨起第一句,這可是源源不絕的長期收益。

    若能持之以恒,必有大量一人值。

    其次。

    唐鴻現了一人值觸機制的另一個關鍵點:“一人值的增加可以疊加!”

    疊加的一人值,不會相互抵消!

    前幾天,他去迪士尼樂園就察覺了這點,只不過沒法確認。

    到今天,經過初步總結,唐鴻暗暗沉吟:“初次事件或行為,最易觸一人值。除此以外,心情、時間閾值可以作為補充要素。”

    下一步。

    他打算驗證這些增加一人值的初次事件能不能重復觸,能不能通過二刷三刷得到一人值。

    具有‘初次’前綴的,動車,迪士尼游樂園,出租車,這幾個驗證起來比較繁瑣。

    比來比去,唐鴻決定再住一天民宿,又簡單又實惠。

    初次事件理應具有共通性。

    假設民宿可以刷新一人值,想必動車出租車網約車都可以。

    “今天換一個民宿。”

    同一個房間,成功幾率太小,唐鴻訂了一間評分高達4.9的民宿房間。

    然后去云海財經大學的健身中心。

    這是去年剛建好的健身活動館,有籃球場、排球場、羽毛球場以及游泳池等等一系列設施。唐鴻沒去過,他以為會很貴,今天還是第一次到這兒。

    “唐鴻!”

    只穿背心的伍杰,滿頭大汗,把唐鴻迎進健身中心之內。

    “我跟你講嘞,萬一你練了幾天又不想練,蛋白質粉白買了。你先用我的吧,我年初買了兩罐還沒吃完。”

    “還有。”

    “在這兒健身,千萬別赤膊。”伍杰絮絮叨叨的宛若一個老奶奶。

    唐鴻卻感到安心,默默看了眼伍杰。

    他問道:“赤膊不可以,你還穿背心。”

    伍杰低聲笑道:“很多人都以為赤膊是光著胳膊,不不不,赤膊指的是光著上半身。健身中心經常有女同學,畢竟是校內健身房,真想赤膊炫耀去外面得瑟。”

    “你懂得真多。”唐鴻了然道。

    “別,別,我是小螞蟻。”伍杰拉著唐鴻手臂,邊走邊說,經過健身中心的籃球場、游泳池,然后是健身區域。

    各式各類的器械,擺放整齊。

    有戴著耳機坐在椅子上的,用啞鈴鍛煉肱二頭肌;有扛著杠鈴的,練習深蹲,旁邊有人給護著;還有人聚在一起,高談闊論。

    走著走著,絆了一腳,唐鴻低頭看到一個啞鈴片擺在地上。

    “小心點,別傷著腳趾。”

    伍杰又暗罵一句,無論在哪兒,都有素質低的人。他拿起側面標注‘2.5kg’啞鈴片,輕輕擱在旁邊的啞鈴架上。

    這時。

    一個穿著紫色短袖、腳穿涼鞋的高個子走了過來,笑嘻嘻說道:“這不是咱們班的鴻鈞老祖嘛,什么情況,覺醒前世記憶了開始修仙?”

    鴻鈞老祖還是大一時的外號,唐鴻扭過頭,認出紫衣涼鞋高個子正是班級的體育委員宣立爭。

    這名字特別好記,不僅是因為宣姓較少,也是宣立爭這名字的歷史故事。

    宣立爭他爸想起的名字是宣立錚。

    那一年,鄉村級別的官府還不是電腦錄入,就給弄錯了,這么多年習慣了,也一直沒有改名。

    唐鴻擺手微笑道:“隨便練練。”

    “恩。”

    宣立爭看向伍杰:“幫我護一下。”

    “走吧。”

    宣立爭準備做做臥推,伍杰過去護著順便叫上了唐鴻。健身中心只有三個臥推杠鈴架,人多的時候,根本別想練。

    兩人開始加重,兩邊各加二十公斤。

    “唐鴻。”

    伍杰一邊護著,一邊用目光示意唐鴻注意這根泛著銀白色金屬光澤的筆直杠鈴桿:“這是2okg的標準奧杠,宣立爭推完,你上來試試空桿。”

    片刻后。

    宣立爭瞇著眼睛,輕喘著氣,站在杠鈴旁邊。

    “你試試。”

    “杠鈴落下去,盡量慢點,有利于刺激肌肉。”伍杰說了句,糾正唐鴻的力姿勢。

    唐鴻躺過去,往上一推:“有點輕。”

    “再加點?”

    “好。”

    兩邊各加十公斤,唐鴻推起來就感到有些吃力,搖搖晃晃,一個不慎就會砸下來似得,幸好有伍杰雙手護著,不必擔心。

    宣立爭驚訝了:“第一次直接推四十公斤?有點猛。”

    四十公斤還不錯。

    但也僅此而已了。

    他平時練習用的是六十公斤,而極限水準已經到了八十五公斤,是唐鴻的兩倍多。

    校內健身房,基本都是大學生。宣立爭已經算是財大健身活動館的高級水平。

    練了一會兒,唐鴻擦擦汗,起身感謝道:“在外面等你,請你吃大餐,叫上韓世斌他們?”

    “行。”

    伍杰笑著點點頭,跟宣立爭繼續去練別的器械了,做完最后兩組就撤退。

    他并不看好唐鴻。伍杰眼尖,觀察到唐鴻胳膊微微顫抖,就明白這是唐鴻目前的極限水準。一個月臥推自身體重,幾乎不可能。

    至于1ookg的臥推,他跟宣立爭練了兩年都不敢想,根本做不到。

    另一邊。

    唐鴻卻信心百倍:“我原本不想增加力量百分比數值,只想做一個低調的人。”

    “先定個小目標吧。”

    “五月份做到臥推1ookg。”

    他就稍微吃點苦。

    力量一點點提升而不是暴漲,別那么驚世駭俗,便不是問題。

    他完全可以每隔兩三天就增加力量百分比數值,再驗證臥推水準具體提高了多少,從而做到循序漸進達成臥推小目標的短期計劃。

    至于意志測驗。

    唐鴻不擔心,相信到那時,意志力絕對是他最強之處。

    他今天繼續入住民宿。

    又是一個人睡了一夜。

    遺憾的是,唐鴻第二天睡醒,僅僅得到每日晨起第一句,至于二次體驗民宿什么的,并沒有信息提示。

    索性調出系統的信息界面,唐鴻看向一人值。

    凡人:無比弱小的生物

    意志:44%

    力量:29%

    境界:o.oo

    一人值:3

    他陷入沉吟,久久不能語,忽然間眼睛一亮。

    ‘初次民宿能增加一人值。’

    “初次居住酒店呢。”

    民宿不分級別,酒店卻有著不同星級的劃分。要是三星級酒店能夠激一點一人值,那么四星級,五星級,乃至六星級酒店是否會增加更多一人值。

    與其心動,不如行動。

    這一刻唐鴻深深意識到有錢能使鬼推磨的正確性。
克拉克娱乐城真人游戏